X

热门

    剧情

    STORY

    监制:利子良

    12/01/2019
    相片集
    相片集

    薄扶林村是港岛南区一条拥有二百多年历史的乡村,早于清嘉庆年间(1819)的《新安县志》已有薄凫林的记载,后来因为牛奶公司选址薄扶林建立牧场,提供大量就业职位,再加上巴黎外方传教会的疗养院及印书馆,令到薄扶林村的人口急升,也培育出薄扶林村独有的生活文化特色。

    随着时代更迭,社会发展,薄扶林村亦无可避免地面对政府收地的危机,于是村民开始团结组织起来,守护这一条港岛历史最悠久的乡村。

    2009年成立的,主力推动薄扶林村及周边古迹的保育运动。村民萧昆仑及黄广长都是小组核心组员,透过建立香港第一个社区档案馆,举办导赏团及各种各样不同的文化活动,加深香港人对薄扶林村的了解及认识。薄扶林村更获「世界文物建筑基金会」列入2014年监察名单。

    薄扶林村内,五花八门的建筑材料,看似杂乱无章的住屋排列,其实正好反映着村民的生活智慧。建筑师潘浩伦指出,由于地少人多,为了配合生活需要,薄扶林村民发挥他们的生活智慧,尽用空间及物料,去建立自己的家园,因而形成了薄扶林村的独有建筑特色。

    2017年,保育小组更向卫奕信勋爵文物信托基金申请,举办「薄扶林村社区档案传承文化经验分享」计划,透过不同形式的活动,让不同学校、不同年龄的学生一起,更深入了解这条甚具人情味的老村。

    薄扶林村不单是一条历史村,也是一个「活着」的小社区。

    薄扶林村不单是薄扶林村民的乡村,也是属于香港人的历史见证。

    编导:彭志敏
    助导:郭凤瑶


    集数

    EPISODES
    • 战后炮影

      战后炮影

      虽然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结束超过七十年,但到了今天,香港仍然保留了很多鲜为人知,富有历史价值的军事设施,包括炮台,堡垒,机枪堡,战壕及掩体等,这些都是我们重要的文化遗产。

      香港是一个高度发展的地方,因此一般人可能都不会想到,原来在我们的四周,现时仍然留有不少的军事遗迹,好像是海岸炮台和机枪堡等,香港历史研究者高添强认为,香港现存的军事遗迹数量可能是东南亚之冠呢!

      位于鲤鱼门魔鬼山的防御工事,于二十世纪初建成,主要包括魔鬼山碉堡,歌赋炮台及砵甸乍炮台。整个军事建筑群位于鲤鱼门海峡北岸,跟南岸的鲤鱼门炮台、白沙湾炮台及西湾炮台隔岸相对,曾经共同守卫着维多利亚港东边的入口。香港大学建筑学院房地产及建设系黎伟聪教授于2002年开始实地勘察及测量魔鬼山的军事遗迹,黎教授的研究团队亦是第一队以高空照片及土地测量方法研究军事遗迹的团队。

      虽然魔鬼山军事设施曾经有着很重要的战略地位,但因为位置接近民居,又与卫奕信径相连,经常会有游人经过,因此亦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人为破坏,例如涂鸦、非法改建及耕作等。

      现职中学历史科教师的蔡耀伦,在中学时期因为看到高添强所写有关军事遗迹的书,而开始迷上研究军事历史。蔡老师经常主持导赏团,带领学参观香港的军事遗迹,目的主要是希望让学生可以实地感受战争,捉摸历史,从而加深学生对香港的认识。

      现在,这些极具意义的军事遗迹,遭遇各有不同:有被改建成博物馆、有被辟作为郊野公园、有的甚至被掩埋在丛林间,落得一片荒凉,无人打理。历史建筑谘询委员会主席刘智鹏教授认为,香港以往一直处于一个处处受威胁的状态之下,这些曾经参与保卫香港的重要历史见证,绝对值得我们好好保留。

      编导:彭志敏
      助导:陈碧琪

      26/01/2019
    • 渔歌余韵

      渔歌余韵

      不同俗群的人皆有其唱歌文化,他们会因应其生活环境而形成独特的歌谣。广为人知的有客家山歌;而较少人认识的有水上人的叹歌。叹歌又称为渔歌、咸水歌及蜑家歌,但咸水歌及蜑家歌这名称都带有负面意思。渔歌是主要在人生礼仪上叹唱,包括结婚和葬礼,而内容偶然会配合场景加入即兴元素。
      随着社会改变,水上居民迁居岸上,渔歌民化在香港几近消失。上岸多年的黎带金女士因为希望渔歌文化得以保留,所以在公园义教其他人叹歌。来学习的多是满头白发的老妇,她们来学叹歌是为了年老父母的往生作准备,希望尽一点孝道。由于上一辈的水上人多不识字,叹歌一直都是口耳相传,由于只有极少文字纪录,歌者只凭记忆去口传身教,亦令这丰富的传统文化走向没落。

      编导:邓慧玲
      助导:黄珈琳

      19/01/2019
    • 活于太平山下的薄扶林村

      活于太平山下的薄扶林村

      薄扶林村是港岛南区一条拥有二百多年历史的乡村,早于清嘉庆年间(1819)的《新安县志》已有薄凫林的记载,后来因为牛奶公司选址薄扶林建立牧场,提供大量就业职位,再加上巴黎外方传教会的疗养院及印书馆,令到薄扶林村的人口急升,也培育出薄扶林村独有的生活文化特色。

      随着时代更迭,社会发展,薄扶林村亦无可避免地面对政府收地的危机,于是村民开始团结组织起来,守护这一条港岛历史最悠久的乡村。

      2009年成立的,主力推动薄扶林村及周边古迹的保育运动。村民萧昆仑及黄广长都是小组核心组员,透过建立香港第一个社区档案馆,举办导赏团及各种各样不同的文化活动,加深香港人对薄扶林村的了解及认识。薄扶林村更获「世界文物建筑基金会」列入2014年监察名单。

      薄扶林村内,五花八门的建筑材料,看似杂乱无章的住屋排列,其实正好反映着村民的生活智慧。建筑师潘浩伦指出,由于地少人多,为了配合生活需要,薄扶林村民发挥他们的生活智慧,尽用空间及物料,去建立自己的家园,因而形成了薄扶林村的独有建筑特色。

      2017年,保育小组更向卫奕信勋爵文物信托基金申请,举办「薄扶林村社区档案传承文化经验分享」计划,透过不同形式的活动,让不同学校、不同年龄的学生一起,更深入了解这条甚具人情味的老村。

      薄扶林村不单是一条历史村,也是一个「活着」的小社区。

      薄扶林村不单是薄扶林村民的乡村,也是属于香港人的历史见证。

      编导:彭志敏
      助导:郭凤瑶

      12/01/2019
    • 客家武林

      客家武林

      飘洋过海,寻访自己的武术根源,陈俊利和他的徒弟 Diana,远道从澳洲来到香港,就是要学习更多客家功夫的文化。

      客家功夫有着数百年的历史,随着人口的迁移,早在二十世纪以前已植根香港,在香港的客家村落发扬光大,藉着各种节庆和社交礼仪的互动,客家文化充斥着香港每一个角落,由于政治及地缘关系,香港亦成为了客家功夫汇集之地。

      客家人族群意识强,客家功夫传统上传男不传女,并只传给同村子侄,不传外人,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客家功夫已渐渐流传出去,甚至外国非华裔人士,也有人学习客家功夫。

      由于缺乏土地,租金昂贵,香港的武馆文化渐渐式微,公园及空地,甚至行人天桥,已成为传授客家功夫的主要场所,但对客家功夫传承影响最深的,还是文化的改变,当每个人都沉迷于网络世界,再没有人每天都练习功夫,纵使功夫没有失传,也没有当年的精湛。

      编导:伍自祯
      助导:陈巧桦

      05/01/2019
    • 桌桌有渔

      桌桌有渔

      乌头鱼和基围虾,可能是其中两种常常出现在香港人饭桌上的食物。
      位于香港西北面的米埔及内后海湾湿地是自然保护区,有着淡水渔塘和基围。早在四十年代,大量内地新移民带着基围的技术来港定居,基围渐在香港发展,出产基围虾。六十年代,河道污染,渔民由经营基围转售利润较多的淡水鱼,到现在已没有人经营基围。七十年代是养鱼业的全盛时期,直至九十年代,本地养鱼业面对种种问题,养鱼业开始式微至今。

      事实上,米埔及内后海湾湿不单提供食物给人类,更是每年五千万只迁徙水鸟重要的中途站及越冬地。世界(自然)香港基金会管理米埔自然保护区,保育这片具重要生态价值的湿地。他们仍在夏季的晚上收成基围虾,在这唯一仍然运作的基围中,向大众示范这门快将失传的技艺。

      人吃鱼,鸟也吃鱼,人和鸟看似是对立;渔民和观鸟者更是话不投机。
      可是,香港观鸟会于2012年起透过不同计划,与渔民们建立种种的合作关系,令渔民对自然保育加深认识,也令大众对本港塘鱼养殖户的境况及历史有更深入的了解。

      基围操作技艺和养鱼技艺已被列入首份「香港非物质文化遗产清单」之内。鱼塘会否如基围般逐渐消失?人,鱼,鸟又是否能在香港继续共生?这仅有的生态环境能否得以保育?

      编导:杨敬存
      助导:陈碧琪

      29/12/2018
    • 我这一代大澳人

      我这一代大澳人

      现今的大澳是一个深受游客欢迎的旅游景点,其独特的水道、两旁的棚屋再加上三面环山,本身就是一幅美丽的风景画。这个现时常住人口不足三千人的小社区,曾经是居住了两万多人的集镇。大澳独特的生态和地理位置,促成了早年鱼业、盐业、农业和商业发展,吸引了不同族群的人定居。大澳居民多年来发展了独有的社会文化传统,而这些传统就起了连系大澳人的作用。
      大澳端午龙舟游涌传承至今已超过百年,既是祭祀活动,亦起了凝聚社区的功能。龙舟游涌活动由三个鱼业行会举办,分别是扒艇行、鲜鱼行及合心堂。以往的活动经费会由各行会捐资支持,但随着鱼业衰落及人口外迁,活动的推动日渐困难。虽然不少人已离开大澳谋生,而各个鱼业行会亦已停止了捕鱼及鲜鱼买卖;庆幸大澳人从未放弃传承,一班长辈仍然坚持,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龙舟游涌于2011年成为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并得到更多资助和关注。为了让更多年青人参与该盛事,有团体每年端午节期间都会招募学生参与大澳田野考察及服务学习活动,同学透过与当地居民访谈及带领导赏团,对文化遗产保育有更深体会。
      大澳是一个兼容不同族群的社区,明清时期已建成供奉不同菩萨的庙宇。早年水上人和陆上人的交往较少,水上人笃信侯王和天后,而陆上营商的大澳人则较多拜关帝。关帝庙前的一片空地曾经是摆档和卖艺的好地方,是不少大澳人的回忆。在大澳经营酒家的卢先生,怀念以往在关帝庙前的时光,近年积极统筹曾一度停办的关帝诞。适逄今年关帝庙完成重修,有心人号召旧街坊和新生代重游大澳,大家再次在关帝诞活动聚首一堂,维系社会,凝聚认同。

      编导:邓慧玲
      助导:黄珈琳

      22/12/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