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剧情

    STORY

    监制:谢瑞芳

    23/06/2018
    相片集
    相片集

    香港目前除了面对人口老化,年轻人亦面对居住问题。于2017年,安老事务委员会主席林正财医生提出,可考虑研究长幼共享房屋,以助解决长者独居问题,纾缓年轻人租屋困难的境况。

    关于跨代共居,西班牙的城市阿利坎特(Alicante)提供了一个好例子。当地市政府于2008年兴建Plaza de América,为65岁以上、35岁以下的的低收入人士,提供低于市值租金的居所。由于年轻居民的入住条件,是承诺协助长者,以及每星期至少4小时陪伴,因此,邻舍间营造了互相照顾的氛围。

    除了市政府,阿利坎特大学亦配对大学生,若他们愿意协助长者购物或陪伴覆诊,便可免费入住独居长者的空房,大学社工亦会一直协调双方相处问题。而类似的共住计划,在西班牙的一些城市,已经运作超过20年。

    若论与长者沟通,居住在大埔的梁皓然很有心得。修读艺术系的他,为隔邻的独居长者,举办了超过60次的工作坊,他认为与长者相处,最重要是互相尊重,只要做到这一点,长幼共住并不是不可能的方案。


    集数

    EPISODES
    • 宜家安老

      宜家安老

      看起来真有些矛盾。
      于家中颐养天年,在熟悉的环境、社区网络中生活,对长者的身、心、灵,都有好处,也是不少长者的心愿;而且居家安老亦是政府的安老政策,然而我们偏偏见到长者更倾向于申请需时轮候的院舍。
      这大概是因为社区照顾服务需要轮候很长时间,支援不足,即使长者想居家安老,也只能徒呼奈何。
      瑞典,五分一人口为65岁以上,更有三成长者独居。他们的居家安老政策,获不少国家仿效。年届62岁的导演张坚庭到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取经,看看怎样才可让长者安心、安全的在家安老。
      在瑞典,有需要的长者经过评估,只要他们愿意留在家中居住,就可以获政府安排居家照顾服务,照顾员会上门为他们打扫、煮饭、照顾起居饮食,照顾员上门服务的次数可以多达一天八次,而且收费低廉,长者更可以选择不同的公、私营服务商提供服务。
      瑞典政府亦建了不少长者屋,以低于市价一半的价钱让长者租住,更重要的是无障碍设计,就算长者需要坐轮椅或利用扶行架,亦可以安心在家居住。
      瑞典政府照顾长者的目标,是令他们可以如常、独立地在家生活,既可让长者安享晚年,成本亦比经营院舍低,长远能减低公共财政负担。这方面,香港是否可以借镜?

      11/08/2018
    • 记忆在身边

      记忆在身边

      脑退化症,全球患者数以百万,当中多属老年人。由于病症尚未能完全根治,世界各地的学者正不断研究延缓症状的方法,并帮助患者改善生活。

      荷兰的长期护理和养老体系,在欧洲名列前茅。除长期名列欧洲各国前三,更在欧洲医疗消费者指数中排名第一。养老体系亦是欧洲各国的指标,获得「欧洲最优秀医疗保健体系」的称号。根据荷兰国家公共卫生及研究院预测,在2040年脑退化症将是荷兰头号死亡疾病,亦是医疗开支最庞大的疾病。

      有见及此,荷兰早于2004年起,已推行多个脑退化症友善计划,为将来未雨绸缪。荷兰政府增设专责脑退化的个案经理,提供专业建议及支援。他们会深入了解患者及其照顾者的状况,协助患者保持原有的家居生活,此举有助延缓病情。另外,为减轻护理及照顾者负担,政府亦呼吁社会各行各业参与计划,培训员工,学习及改善与病患者的沟通技巧,提高大众对脑退化症的认识,建立「脑退化症友善社区」。

      香港面对人口老化,脑退化症患者数字亦不断上升。预计未来20年,将有超过33万人患上脑退化症。在此情况下,有不少长者独居生活,缺乏家人的照料,很多初期脑退化症患者未能及时发现,错过时机,令病症恶化。为了改善情况,大众应多主动关怀家人及身边患者,建立良好关系及沟通。安排脑退化症患者留在熟悉的环境,安全又愉快生活,令美好的记忆,永在身边。

      主持:胡渭康
      编导:蔡玉婷

      04/08/2018
    • 动力不老

      动力不老

      台湾目前的长者数目,占总人口约百分之十四,面对人口老化问题,新北市政府在2016年推出「新北动健康」计划,长者到卫生所作健康检查时,会进行手握力及6公尺步行速度测试,若长者身体有衰弱问题,专科医生会为他开立个人的运动处方,而长者可以凭着运动处方,参加运动训练课程,加强锻炼。

      而长者做运动,可多作不同的尝试。在2012年,台湾一间长者安老服务机构,成立了不老棒球联盟,参加的长者在球场上传球接球,动作敏捷利落,受访的队员都表示,身体因为打球而壮健了。

      至于香港,根据卫生署资料显示,四成长者缺乏运动,因而出现衰弱情况,但同时亦有退休人士敢于挑战自己,参加三项铁人体验训练课程,从运动中增强自信,得到快乐。

      28/07/2018
    • 有用无用

      有用无用

      如果工作是踏入社会的界线,那么退休是否脱离社会的一刻?香港没有法定的退休年龄,但一般打工仔都在60岁左右退休。常说退休是开展第二人生的开始,有的选择发展兴趣,有的希望重投就业,长者有丰盛的人生经验与劳动力,奈何市场给予他们的工种狭窄,如:保安、清洁。为长者提供退休后有多元化的选择,人力资源才能得以善用。
      根据2016年政府统计处资料,香港的长者就业率占整体数字大概有一成,同样人口老化严重的日本,他们的长者就业率数字差不多是我们的一倍。除了日本政府与企业配合,使聘用长者的措施变得完善之外,亦有公司专为长者提供创业顾问服务,老友记可以享受工作之余亦能赚取生活费。也有长者成立农业学院,老友记变成了大地的学生哥,毕业后转做农夫,收成的农作物会在区内的小店售卖,形成一条耆英产业錬,生生不息。

      长者就业是把工作的重心由金钱转向贡献,怀着自他共荣的心,在有用无用之间发掘出生命的可能性。

      21/07/2018
    • 乐龄科技

      乐龄科技

      丹麦,未必是科技最先进的国家,但他们十分着重医疗保健,因此创新科技的发展及应用都是集中在医疗保健方面,特别是长者方面。

      丹麦保健的行政总裁Hans Erik 以及奥本罗市市长 Thomas Andresen 均认为乐龄科技最重要的不是有多先进,而是以人为本;为长者个人提供辅助,以让他独立自主地生活。

      是次丹麦采访,同行有马锦华先生(Timothy Ma)。他是香港长者安居协会前总干事及现任董事会成员。Timothy于1996年将平安钟引入,可说是当时的第一个乐龄科技产品。

      除了参观哥本哈根的「生活实验室」(Living Lab)及「辅助科技中心」(Assistive Technology Centre)外,我们亦到访奥本罗市(Aabenraa)两所最新老人院舍以及两位独居婆婆的家;当中可见乐龄科技如「生活管理平台」(Life Manager)如何帮助照顾员更有效率地处理文书工作,还让长者与外间有更好的联系。此外,物理治疗师 Peter 为我们介绍他亲自为减轻同业员受伤而研发的「转身床」,他更道出丹麦设计优胜之处。

      在香港,各界均努力追赶乐龄科技,本集会为大家介绍两个得奖的系统:香港明爱研发的院舍管理系统,以及物流及供应链多元技术研发中心研发的「超宽带独居长者监测系统」;另外,让大家看看「智能巡检机械人」如何主动上前替Timothy 量心跳。

      乐龄科技将会是安老界一重要元素,对照顾者而言,可减轻他们的体力负担,亦可让他们更有效率地工作;对长者而言,乐龄科技可让他们更独立自主地生活同时与外间保持联系,迈向乐龄帅靓正!

      主持:马锦华

      编导:廖泳怡

      14/07/2018
    • 最后的安宁

      最后的安宁

      死亡,应该是生命里的一幅画,而非维生仪器上的一条线-在人生最后的日子里,待在自己最熟悉的地方,有亲友看顾、有尊严和舒适地走向生命终点,能够「寿终正寝」应该是大多数人的意愿。

      2015年《经济学人》发表的「死亡品质指数」报告中,在八十个国家和地区中,英国排名第一,而排名二十二的香港比亚洲其他地区例如台湾、日本、新加坡都低。纾缓治疗和现代宁养概念源自英国,除了拥有完善的国民医疗保健计划外,政府还实施全面的善终政策及纾缓宁养服务制度,另外,庞大的社区宁养院和义工联网也担当重要角色,全面照顾临终病人身、心、社、灵各方面的需要,其旨在提高生活质素,缓解痛楚和忧虑,并为病人和家属提供实务及丧亲支援。

      根据2016年香港医学组织联会基金的调查报告显示,超过八成半受访者认为家中及宁养院是最适合晚期病患者休养和渡过余生的地方,但现实是超过九成香港人在医院离世,很多长者甚至不知道可以选择在家或宁养院善终,基于医疗及法律制度等种种问题,要「死得其所」,在家善终,会是一件困难的事吗?

      透过采访全球第一间拥有现代宁养概念的宁养院及和使用安宁纾缓服务的英国长者,了解纾缓治疗和宁养服务如何由医院走进社区,反观香港的现况和探讨改进空间。

      主持:卓韵芝

      编导:谢晓玲

      07/07/2018
    • 龄活城市

      龄活城市

      面对全球人口高龄化,世卫近年推动各地建设「长者及年龄友善城市」,当中关注八个范畴,包括室外空间及建筑、交通、住所、社会参与、尊重和社会包容、社区参与和就业、信息交流,以及社区支持与健康服务。目的是让包括长者在内的不同年龄人士,可以过积极和健康的生活。

      日本是全球高龄人口比例最高的国家,六十五岁或以上的长者占总人口超过百分之二十七。节目从东京开始,了解日本在建设长者及年龄友善城市的工作,看看市内一条被当地人称为「长者的原宿」的高龄友善商街。由首都到地方,日本各市会以当地的需要,发展适合长者积极生活的环境。以四国的松山市为例,面对长者人口上升,政府花时间说服民众,将一段原来有六线行车的道路,缩减至二线行车,为的是腾出空间扩建行人径与单车径,连接成一段可步行的生活圈,鼓励市民多运动。当地亦有附带服务的月租长者屋、日托中心、银发人才中心,向提供长者住屋、健康服务,以及社区参与和就业方面的需要。

      香港赛马会慈善信托基金委托本港四间大学的老年研究中心,在全港十八区进行了「长者友善城市计划」研究调查,推动改善各区的友善设施。长者参与社区同样重要,中西区一班长者,多年来积极在交通、环境方面提出建议,例如加设巴士扶手、长者乘车优惠等,最近再就社区空间问题,提出「歇脚櫈」的建议。

      主持:李枫

      编导:陈国娟

      30/06/2018
    • 青银共居

      青银共居

      香港目前除了面对人口老化,年轻人亦面对居住问题。于2017年,安老事务委员会主席林正财医生提出,可考虑研究长幼共享房屋,以助解决长者独居问题,纾缓年轻人租屋困难的境况。

      关于跨代共居,西班牙的城市阿利坎特(Alicante)提供了一个好例子。当地市政府于2008年兴建Plaza de América,为65岁以上、35岁以下的的低收入人士,提供低于市值租金的居所。由于年轻居民的入住条件,是承诺协助长者,以及每星期至少4小时陪伴,因此,邻舍间营造了互相照顾的氛围。

      除了市政府,阿利坎特大学亦配对大学生,若他们愿意协助长者购物或陪伴覆诊,便可免费入住独居长者的空房,大学社工亦会一直协调双方相处问题。而类似的共住计划,在西班牙的一些城市,已经运作超过20年。

      若论与长者沟通,居住在大埔的梁皓然很有心得。修读艺术系的他,为隔邻的独居长者,举办了超过60次的工作坊,他认为与长者相处,最重要是互相尊重,只要做到这一点,长幼共住并不是不可能的方案。

      23/06/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