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香港家书

简介

GIST

主持人:陈颢之

《香港家书》
星期六 09:00-09:20 a.m.

编导: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最新

LATEST
25/06/2022

香港理工大学神经心理学讲座教授医疗及社会科学院院长岑浩强——一成市民疫后出现创伤后遗症征状

*标题由编辑所加

各位理大医疗及社会科学院的研究人员∶ 

数个星期前收到同事甄秋慧教授的来信,很高兴知道问「为什么」已经成为你们的习惯。问「为什么」让我们发掘更多新事物,但有时亦令人感到忧虑。 

两年多前,新型冠状病毒在全球爆发,这个「新事物」似乎对大众带来好多忧虑。 

回想疫情初期,社会气氛紧张、市民对这个新的、又陌生的病毒焦虑惶恐。疫情反覆让大家身心俱疲,很多人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精神困扰或创伤。这些问题是否真的能够随着时间流逝而淡忘呢? 

为了解答这些问题,我们在得到食物及卫生局医疗研究基金的支持下,在疫情第四波期间展开研究,了解市民于疫情后出现精神创伤的普遍程度、对他们精神健康的影响、遵从抗疫措施的社会人口特性,以及探讨影响社会弱势群体接种疫苗的因素。 

这个研究分为两部分,研究团队首先在2020年12月至2021年2月期间,即第四波疫情稍为缓和时,透过电话访问形式,随机抽样访问超过三千位市民。调查发现超过一成受访者出现创伤后遗症征状,反映他们可能存在创伤后遗症;当中失业或没有个人收入,以及教育程度较低者,有较大机会出现创伤后遗症的征状。 

一般来说,创伤后遗症征状包括侵入性记忆、过度兴奋和出现回避行为,例如避免外出等。调查发现市民出现创伤后遗症的程度较疫情爆发初期低,相信与疫情反覆使大家感觉麻木有关。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研究又发现,每天观看多于一小时疫情新闻的受访者,一方面会更遵从防疫措施及相关建议,但另一方面亦会出现较严重的创伤后遗症征状。这表示接收疫情相关的新闻资讯是把「双刃剑」,大家应该要理性分析,吸收资讯的同时亦要取得平衡。 

这轮访问亦发现,在各项防疫措施中,受访者认为最难做到保持良好的手部和环境卫生;中年或以上、教育程度较高的已婚女性,会较愿意遵从不同的防疫措施,而担任家庭照顾者、教育程度较低的中年或以上已婚男性,则对接种疫苗的愿意程度较高。 

疫情期间,每天面对海量有关疫情的资讯及消息,有时候连我也感到「吃不消」,更何况长者等弱势群体呢?我想他们都会较易感到无所适从。 

有见及此,我们于2020年11月至2021年2月期间,与31位65岁以上的长者进行个人深入访谈,了解他们面对疫情的精神状况,以及对接种疫苗的态度。 

我们发现,受访长者普偏认为新冠病毒传染性很高,以致他们大多避免在疫情期间外出运动及进行恒常社交活动,在长期「不能见孙仔和饮茶」的情况下,他们大部分都对疫情感到担心、无助及忧郁,更有个别受访长者对持续的情况感到沮丧,情况令人担忧。 

自疫情发生以来,本港长者接种疫苗率较其他年龄群偏低。在是次研究的深度访谈中,我们发现长者考虑接种疫苗时主要受到自身经历和亲友意见影响,当中对疫苗认知不足、脆弱的社交网络及缺乏家庭支援等,都是导致他们对疫苗却步的原因及障碍。 

既然社会已经朝着「复常」方向发展,那么市民的精神健康更同样需要「复常」。我们千万不能忽视疫情造成的创伤后遗症征状,应该多留意自己身体、情绪、行为及社交状况的变化,一旦出现相关征状、影响生活,并且持续一段时间,便应该向专业人士或社福机构寻求协助。 

长久以来,作为一个心理学家,我特别关注长者的精神健康问题。值得留意的是,受精神健康困扰的长者往往未必会把问题或忧虑宣之于口。家人应该更适切关心长者、多陪伴及了解他们的需要。 

我们认为,社会除了应该向长者提供更清晰的疫苗资讯外,更需要强化非政府机构与长者之间的连系,例如建立政府、学术界和社福界的协作网络,在疫情下支援他们的身、心需要,并作出专业建议和支援。 

在此我要衷心感谢各位理大医疗及社会科学院同事,在疫情期间,除了进行各项相关的研究外,更参与不同的抗疫工作,例如率领学生营运铜锣湾「加路连山道短期社区疫苗接种中心」,以及设立热线支援中心,解答患者查询等。 

所谓「难关难过关关过」,提问是积极回应挑战中不可或缺的一步,尝试为每个社会议题探索解决方案。你们运用专业知识和科研成果,在不同领域参与抗疫工作,正好是一个坚实的例子,让我们同心抗疫,一起协助社会重返正常轨道。

 

岑浩强

2022年6月25日

25/06/2022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温

CATCHUP
04 - 06
2022
香港电台第一台
X

城大公共政策系教授叶毅明——实施劏房租管后 仍需支援租户

主持人:陈颢之

 

城大公共政策系教授叶毅明——实施劏房租管后 仍需支援租户

*编题由编辑所加

 

表哥:

 

因为疫情关系,你原来回港探亲的计划恐怕又要延期了。

 

我去年参与了政府成立的劏房租务管制研究工作小组,多接触劏房租户恶劣的居住环境,同时也勾起了我们儿时住在板间房的回忆。你们住的骑楼房有窗较通爽,我们的中间房夏天就闷热得不得了。还记得偶然我们一同留宿外婆家,睡在舅父只有2呎多高的阁仔,晚上给老鼠踏在肚皮上的感觉到现在仍记忆犹新。

 

幸运地,透过我们的努力,我们的生活环境得到很大的改善,你移民外国住了花园大屋,我在香港也有一个不错的居所;只是香港近年的楼价实在贵得惊人,不到200呎的所谓纳米楼也叫价4、5百万,实在不是普通家庭能够负担。因此很多家庭也别无选择,需要入住劏房。根据政府2020年的调查,香港现时大约有十万个家庭共二十二万人住在劏房,人均面积只有不到70平方呎,但一半租户需要支付每月多于4800元的租金,这不但等于豪宅呎租,也占了劏房租户大约百分之三十的家庭收入;百分之二十劏房户更需要共用洗手间,百分之四的住户竟连窗户都没有。

 

这些统计数字并不能完全反映很多劏房住户的恶劣居住环境。劏房工作小组去年为委员安排了多次探访,让委员多了解劏房户居住的实况,有几处探访印象特别深刻。其中一户三口之家住在一间大约100平方呎,在大厦平台潜建的劏房。房间没有可打开的窗户,唯一的新鲜空气只有透过头顶一只不到两呎直径的天窗;但天窗下雨时会漏水需要关上,台风时更不可打开;因此像大部分劏房一样,需要整天长开冷气,加上劏房没有独立水电表,业主或房东收取的水电费比电力公司的收费再高百分之二十到三十,这开支对劏房户来讲更是百上加斤。劏房狭窄的空间也令住户的杂物容易堆积,加上不合规的改装,增加了火灾的风险。由于劏房需要增加厕所的数目,改建符合法例要求的排污有一定难度,不合规的排污喉的铺设,也会增加了劏房环境卫生的风险。

 

很高兴政府最后也接受工作小组大部分的建议,正在修改法例,除限制劏房租金的加幅不得高于普通私人住宅的加幅,及禁止多收水电费,更规定劏房需要使用标准租约以保障租户及房东的权益,现有租户也拥有一次续租的权利;这对劏房租户,特别是弱势社群,确实是增加了多一点保障。政府也承诺在法例通过后,资助建立资讯平台,增加劏房资讯流通的效率,改善租赁交易的成本,同时也提供谘询服务,帮助租户及业主,维护他们各自的权益。政府同时更通过关爱基金,向公屋轮候册等候超过三年的家庭,提供短期的租金援助,帮助他们改善生活。

 

租务管制固然可以加强对租户的保护,但也只是治标的措施,治本办法固然是要长远解决高楼价及公屋短缺的问题,但政府仍需要进一步积极研究更多的短期方案,以弥补租务管制的不足。例如为劏房订立起始市值租金,免得房东或业主先大幅加租以绕过租管,如果政府认为现在技术上不成熟,两三年后应有足够的数据订立市值租金。另外,公屋轮候时间越来越长,根据政府最新数字,获分配公屋的家庭,超过一半已经等候了超过六年,可以想像,年青单身申请人可能需要更长时间,他们需要长时间支付高于公屋租金数倍的租金,租住环境差很多的劏房,实在对他们极不公平;政府也应该考虑将关爱基金的租金津贴,扩展到有资格但未有申请公屋的家庭,包括非长者单身人士,以减轻他们的生活负担。

 

香港政府多番强调解决住屋问题是他们政策的重中之重,真希望政府能再多点努力,帮助居住于环境恶劣的家庭,使他们可以过更好的生活。

 

表弟

毅明

2021年7月24日

香港电台第一台

24/07/2021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 网站获奬:

  • 在新分页开启第五届传媒转型大奖
  • 在新分页开启2014优秀网站选举十大优秀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