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X

香港家书

简介

GIST

《香港家书》
星期六 09:00-09:20 a.m.

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最新

LATEST
08/06/2024

香港律师会会长陈泽铭律师——总结律师会工作 应对未来的挑战

*标题由编辑所加

亲爱的父亲:
自2023年初新冠病毒的防疫措施全面撤销后,我一直未兑现陪你坐飞机外游的承诺。因为香港律师会会务实在太忙。现在,我的香港律师会会长任期只剩下几天,我答应在我卸任会长后会尽快跟你乘坐飞机到上海一游。
这几年,我忙于香港律师会理事会的工作,陪你的时间便少了。尤其是2021年当选会长之后,我深感任重道远,时刻不敢松懈。因为我一直谨记在成长的路上,你和妈妈的教诲。
 
小时候,妈妈在一间律师楼做秘书。所以我自小便出入律师楼,觉得做律师是一份充满正义感的工作,所以从小便培养出做律师的梦想。我亦都很感谢爸爸妈妈你们支持我去英国修读法律。
 
过去三十年间,通过工作上的体验,我深深明白到律师不单止是一个职业,更加重要是帮助社会、维护公义。
自从2021年以来担任律师会会长,我和所有香港人一同经历了一个非常不平凡的三年。在这三年,香港法律界以至整个香港都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而香港目前仍然面对不少地缘政治及国际宏观经济影响下的困难。但我深信,以香港稳健的法律制度和「一国两制」的优势,我们一定可以走出难关。
 
国际化是香港的重要优势,它就像红血球般,深植于我们的法律界之中。缺少这个元素,身体就会贫血,变得欠缺活力。由于疫情期间的隔离措施,限制了外地律师来香港工作。可幸的是,自从2022年12月政府进一步放宽防疫措施以来,截至今年4月底,在香港律师会注册的外地律师人数已回升了百分之3.3。我相信这个数字会慢慢回复到从前的水平。
 
当然,除了挑战,还有很多令人期待的新发展。香港作为中国唯一的普通法城市,于国家发展中有着无可取代的角色。一方面,国家发展是香港法律业界的机遇,同时间,香港律师的高度国际化以及双语能力,可以帮助国家的涉外法治建设。所以,我一直鼓励香港律师积极探索内地的法律市场,包括报考在2021年首次举行的粤港澳大湾区律师执业考试,成为大湾区律师。
 
香港律师会理事会亦都自去年开始,恢复了因疫情而暂停的年度访京活动。今年四月律师会再次访京,我们很荣幸可以拜访各个部委,向领导人反映香港业界和市民关心的议题。当中包括首次拜访国家体育总局,希望为香港社会和业界探索一些新的产业,发掘新机遇。
说到体育,爸爸你应该记得除了做律师,我曾经有一个足球梦,想做职业足球员。差不多40年前我曾经代表香港青年军踢亚洲青年赛,跟前香港足球先生李健和、山度士做过队友。虽然后来我放弃了职业足球员的梦想,选择了去英国读法律,但仍然关心香港足球圈。想不到当年对体育的热爱,现在仍然可以大派用场。
  
适逢明年的全国运动会由粤、港、澳三地合办。香港律师拥有与运动法律相关的专业知识,可以为运动产业提供法律及争议解决服务。而我很高兴,国家体育总局领导肯定香港体育仲裁员的语言优势和专业法律知识,可以助力国家的体育发展。而律师会明年亦计划举办一个有关运动法律的大型会议,希望令运动界别和市民明白法律服务及体育仲裁对体育发展的重要性。大家都可能记忆犹新,今年年初阿根廷球王美斯的一场在港表演赛而引申出来的法律争议,正正证明法律和体育是息息相关的。
 
卸任在即,回顾过去三年,除了努力回应会员的发展需要,我亦尽我所能,维持香港律师会的独立性、专业性,以及捍卫法治。
 
律师并不是一份普通的职业,我们有社会责任,要维系香港社会的法治。正正因为有这一份使命感,身为律师会会长,我当然向律师会员负责,但亦同时向市民负责,甚至向整个香港负责。
 
虽然法治并无统一的定义,但普遍人都认同,司法独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知法守法,以及保障人权,都是法治中最重要的元素。而律师专业自主,亦是维系司法独立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些核心价值都是我在任会长期间致力维护的。
 
法律是讲求证据、讲事实的,法律并不能够凭感觉。如果每个人都只用主观判断,就会造成社会上的争拗。谈到香港法治情况,不如我们看一些客观的事实:
 
(1) 虽然法治不是一个适合量化的概念,但一些由独立智库做的研究,仍然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就像以美国为基地的世界正义工程World Justice Project发布的2023年全球法治指数,香港在亚太区排行第六,反映香港的法治仍然稳固。
 
(2) 刚才谈到司法独立是法治的核心价值之一,我们很引以为傲的香港终审法院自回归以来,一直发挥着重要宪制责任。如果有关注终审法院判决的市民,就会留意到有很多民事、刑事,以至司法覆核的案件,终审法院都判了政府败诉。以2022年和2023年为例,香港终审法院就至少三宗民事案件,以及一宗刑事案件,判处政府一方败诉,当中不乏备受公众关注、对社会有深远影响的案件。
 
我还有几天就会卸任会长,我寄语年青的律师,香港法律界目前面对很多挑战,将来仍然会面对其他的挑战,当中包括人工智能的影响、地缘政治对香港的冲击。但是,我深信香港法律界都能够化危为机,继续成为一个多元、包容和适应性强的行业,继续服务香港市民。
 
爸爸,你曾经问过我会不会移民?我在香港出世、香港土生土长,我现在的一切都是香港给我的,我可以很肯定地说,我一定不会移民,因为香港从来都是福地,亦都是我的家。希望在我的会长任期结束之后,可以抽出多些时间陪伴你,一齐留在香港打吓篮球、睇吓波。
 
泽铭
2024年6月8日

08/06/2024 - 足本 Full (HKT 09:00 - 09:20)

重温

CATCHUP
04 - 06
2024
香港电台第一台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