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香港家书

简介

GIST

《香港家书》
星期六 09:00-09:20 a.m.

编导:陈颢之、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最新

LATEST
24/07/2021

城大公共政策系教授叶毅明——实施劏房租管后 仍需支援租户

 

城大公共政策系教授叶毅明——实施劏房租管后 仍需支援租户

*编题由编辑所加

 

表哥:

 

因为疫情关系,你原来回港探亲的计划恐怕又要延期了。

 

我去年参与了政府成立的劏房租务管制研究工作小组,多接触劏房租户恶劣的居住环境,同时也勾起了我们儿时住在板间房的回忆。你们住的骑楼房有窗较通爽,我们的中间房夏天就闷热得不得了。还记得偶然我们一同留宿外婆家,睡在舅父只有2呎多高的阁仔,晚上给老鼠踏在肚皮上的感觉到现在仍记忆犹新。

 

幸运地,透过我们的努力,我们的生活环境得到很大的改善,你移民外国住了花园大屋,我在香港也有一个不错的居所;只是香港近年的楼价实在贵得惊人,不到200呎的所谓纳米楼也叫价4、5百万,实在不是普通家庭能够负担。因此很多家庭也别无选择,需要入住劏房。根据政府2020年的调查,香港现时大约有十万个家庭共二十二万人住在劏房,人均面积只有不到70平方呎,但一半租户需要支付每月多于4800元的租金,这不但等于豪宅呎租,也占了劏房租户大约百分之三十的家庭收入;百分之二十劏房户更需要共用洗手间,百分之四的住户竟连窗户都没有。

 

这些统计数字并不能完全反映很多劏房住户的恶劣居住环境。劏房工作小组去年为委员安排了多次探访,让委员多了解劏房户居住的实况,有几处探访印象特别深刻。其中一户三口之家住在一间大约100平方呎,在大厦平台潜建的劏房。房间没有可打开的窗户,唯一的新鲜空气只有透过头顶一只不到两呎直径的天窗;但天窗下雨时会漏水需要关上,台风时更不可打开;因此像大部分劏房一样,需要整天长开冷气,加上劏房没有独立水电表,业主或房东收取的水电费比电力公司的收费再高百分之二十到三十,这开支对劏房户来讲更是百上加斤。劏房狭窄的空间也令住户的杂物容易堆积,加上不合规的改装,增加了火灾的风险。由于劏房需要增加厕所的数目,改建符合法例要求的排污有一定难度,不合规的排污喉的铺设,也会增加了劏房环境卫生的风险。

 

很高兴政府最后也接受工作小组大部分的建议,正在修改法例,除限制劏房租金的加幅不得高于普通私人住宅的加幅,及禁止多收水电费,更规定劏房需要使用标准租约以保障租户及房东的权益,现有租户也拥有一次续租的权利;这对劏房租户,特别是弱势社群,确实是增加了多一点保障。政府也承诺在法例通过后,资助建立资讯平台,增加劏房资讯流通的效率,改善租赁交易的成本,同时也提供谘询服务,帮助租户及业主,维护他们各自的权益。政府同时更通过关爱基金,向公屋轮候册等候超过三年的家庭,提供短期的租金援助,帮助他们改善生活。

 

租务管制固然可以加强对租户的保护,但也只是治标的措施,治本办法固然是要长远解决高楼价及公屋短缺的问题,但政府仍需要进一步积极研究更多的短期方案,以弥补租务管制的不足。例如为劏房订立起始市值租金,免得房东或业主先大幅加租以绕过租管,如果政府认为现在技术上不成熟,两三年后应有足够的数据订立市值租金。另外,公屋轮候时间越来越长,根据政府最新数字,获分配公屋的家庭,超过一半已经等候了超过六年,可以想像,年青单身申请人可能需要更长时间,他们需要长时间支付高于公屋租金数倍的租金,租住环境差很多的劏房,实在对他们极不公平;政府也应该考虑将关爱基金的租金津贴,扩展到有资格但未有申请公屋的家庭,包括非长者单身人士,以减轻他们的生活负担。

 

香港政府多番强调解决住屋问题是他们政策的重中之重,真希望政府能再多点努力,帮助居住于环境恶劣的家庭,使他们可以过更好的生活。

 

表弟

毅明

2021年7月24日

24/07/2021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温

CATCHUP
05 - 07
2021
香港电台第一台
X
  • 网站获奬:

  • 在新分页开启第五届传媒转型大奖
  • 在新分页开启2014优秀网站选举十大优秀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