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香港家书

简介

GIST

《香港家书》
星期六 09:00-09:20 a.m.

编导: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最新

LATEST
21/05/2022

香港恒生大学大湾区融创中心总监、香港区块链产业协会会长王俊文——虚拟资产浪潮与香港未来的新经济发展息息相关

亲爱的早苗、心田: 

疫情令你们长时间在家上课,但爸爸仍旧要忙碌在外工作。某一日,在家凝望着你们,发觉原来你们已经不知不觉长大了。 

爸爸知道你们因为疫情,生活上有着很大的转变。不能到学校上实体课,不能跟同学见面。实在的接触,聚会,都变了在网上一齐玩游戏进行了。其实,我们大人的生活亦都有不少转变,爸爸都好像你们一样,要重新学习新工作的模式,视像会议变成新常态,纵使看得见对方,都是隔着屏幕见面,就连平日买东西、订餐,我们都在网上解决。生活很多的细节都渐渐被网络虚拟的世界取代。当这些新生活常态开展了,我们都逃不过将生活逐步搬到虚拟网络世界上,造就了一个新生活模式。 

最近我跟一些朋友举办了一个数字艺术作品展,展示的作品都是利用了不同的科技转化成艺术。而最特别的是艺术品的买卖都用上了虚拟货币,以太币,作为交易单位。虚拟货币在我们的生活中已经越来越不陌生,但究竟他们是如何诞生的呢?对你地将来的生活又有着什么影响呢? 

其实,虚拟货币起源于2008年,由中本聪发表的一篇论文而起的,当中就提出一套全新的电子货币系统—比特币,就这样诞生了。比特币背后最主要的理念是为了解决现实世界中法定货币的发行受到国家控制与干预,所以中本聪就想出一种新支付体系。比特币的最终开发数量保持固定,并且没有特定的中心机构干预管理,如此一来就不会有过度发行货币导致通货膨胀的问题。中本聪在08年年底利用区块链技术实践比特币的演算法后,挖出了第一颗比特币。时至今日,比特币已经成为了其中最主流的虚拟货币之一, 除此之外,以太币和币安币都非常普及。 

虚拟货币,你可以理解为在区块链平台上做交易用的电子货币。虚拟货币并不等于区块链,但他们拥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区块链」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科技技术,利用去中心化的分布式帐本记存数据。网络成员之间将数据共享、复制和同步,这种分布式帐本的好处就是买家和卖家之间可直接交易,不需要任何中介,所以不需要任何机构为我们管理财富。每个人都会有交易纪录的备份,哪怕你那份纪录丢失了,也不受影响。所以,虚拟货币资产的价值是一个能让人信赖的机制。 

而香港,我们差不多到2010年代,才开始引入虚拟货币的概念,而当中的区块链技术慢慢有人知晓了。初期,大部分人都并未理解区块链及比特币的运作理念,加上不少人从中炒卖、更有人立心不良的设计庞氏骗局引人投资,令到好多人对虚拟货币及区块链的技术有所误解。尽管如此,比特币和其他发布的虚拟货币,在投资市场都有不错的表现,以比特币爲例,从2016年的900美元,到去年的突破6万美元,渐渐大家都开始感受到虚拟货币势不可挡的趋势,并且主动寻找更多有关虚拟货币,区块链的资讯。而我们亦在2018年写了一本有关比特币及区块链的书,希望有更多人认识虚拟货币,以及懂得分辨区块链上投资项目的风险。 

2020年12月16日,香港证监会宣布向一个香港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颁发了第一个牌照。该平台名为OSL,只能面向专业投资人,即系有100万美元流动资产的投资者。 

本次发牌行为可以说是香港官方机构迈向正式认可虚拟资产的一大步。亦系香港证监会根据2019年11月6日发布的《立场书:监管虚拟资产交易平台》所做工作的一部分。该监管框架包含了在保管虚拟资产、网络保安、认识客户、打击洗钱、市场监督、会计、审计、产品尽职审查和风险管理等方面的严格标准。 

自此以后,受到疫情冲击,证监会并未再发出第二个类似牌照。但虚拟资产的浪潮已席卷香港。2019-2020年各投资人的热话IEO、ICO;2021年比特币突破65000美元;以及紧接的NFT浪潮;2022年方兴未艾的元宇宙浪潮,这些全部与区块链及加密货币一脉相承,亦与香港未来的新经济发展息息相关。 

随着区块链技术日趋成熟,我们可以利用区块链的技术在网络上创造无限的可能,而元宇宙,一个将现实世界和虚拟结合的网络世界及当中的虚拟资产NFT有很大机会改变你们未来的生活。你们从小就接触科技,疫情更是催化了你们有更多的时间花在网络世界上,你们亦渐渐适应了虚拟网络世界取代了部分的现实生活。近年,NFT在香港亦开始流行,NFT (Non fungible token)实现了数字资产独一无二的拥有权,亦吸引了越来越多艺术家、创作人都将自己的创新意念透过NFT的形式,放在虚拟世界上,鼓励元宇宙的形成,而元宇宙的底层技术其实都离不开区块链。随后很多大企业都加入元宇宙的发展,例如Facebook 推出的Horizon World,让大家用一个虚拟身份与其他用户互动;Roblox 的平台, 让玩家自定游戏跟其他玩家共享共乐, Nike就在Roblox 上建立了Nikeland,玩家可以以游戏的方式在网上做运动。 

区块链技术的发明,颠覆了我们固有的生活方式。在虚拟的元宇宙之中,你们或许能透过完成游戏任务、在游戏平台内创建属于自己的天地,从而获得个人成就感及归属感。我们可以在元宇宙这个虚拟的平行世界充分发表自己的个性。在元宇宙里面,一切的事物都变得有可能。在这个无限可能的万千世界里,爸爸希望你们能够保持一个开放的态度接受新事物,并且好好装备自己,同时我更希望你地在现实与虚拟的生活里面得到平衡,保持真诚及真我,从成长中活出真实的自己。 

最后,希望疫情能够早日退去,大家都能在健康、正面正向的环境下长大,好好迎接下一个属于你们的新世代。

 

你们的爸爸

王俊文

2022年5月21日

21/05/2022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温

CATCHUP
03 - 05
2022
香港电台第一台
X

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教授陈高凌——希望政府尽快建立强制举报虐儿机制

*标题由编辑所加

童乐居的小朋友:  

对于近期发生的童乐居虐儿事件,我感到很愤慨,亦感到很忧心。 你们安全吗?你们是否感到惶恐无助?警方成立了专案小队翻看童乐居的闭路电视片段,涉案人作出了拘捕。案件被发现受到虐待的小朋友们已经送院检查,还有未被发现的吗?警方在翻查的闭路电视片段中,发现虐儿事件逾百次,包括掌掴、打头、将儿童推掷向墙面等,你们有目睹这些事件吗? 我一直研究儿童受到虐待的问题,儿童目睹暴力所遭受到的创伤 ,绝对不亚于直接受到虐待。被信赖的师长和照顾者虐待,对心灵的伤害更深。我对涉案的幼儿工作者予以最严厉的谴责,对监管不力的机构感到极度失望。作为香港社会的一分子,我们欠你们一个交代。   

这次事件牵涉多名施虐者和受害儿童,绝对不是个别事件。施暴时,有其他员工在场吗?若闭路电视可以拍摄影到,相信虐待事件并非只在洗手间或需要保障私隐的隐闭地方发生,想必会有其他员工在场,他们有何反应?若有人制止并上报机构管理层,甚或报警,相信已一早发现事件。今次事件曝光,全靠街坊目睹事发经过,立即通知机构,才能揭发恶行。若普通市民都会有反应,那么其他员工是全不知情、玩忽职守、还是包庇呢?这些员工袖手旁观,除了有违道德操守,应否承担法律责任呢?  我们现有的法律足够惩治这些施虐者和䄂手旁观者,并保护孩子吗?  

事实上,现时有法可依,但亦有不足之处。  

首先,施虐者固然可恶,破壊了社会对儿童保护工作者的信任。涉案者被捕,等待法庭审理。那么有关机构需要承担什么责任呢?童乐居的住宿儿童,须经社会福利署、医务社会工作部或非政府机构的社工介绍,向社会福利署「儿童住宿照顾服务中央转介系统」提出申请。需要住宿的儿童,都是因为原本的家庭未能提供照顾,有些是家庭暴力、孩子被虐待,有些是父母离异、去世或因犯法而在狱中。种种原因都对这些儿童造成了伤害。因此,将缺乏照顾和保护的孩子,交给期望能保护他们的机构,而这些机构亦承诺并承担照顾和保护的责任。
   

根据香港法例第212章《侵害人身罪条例》第27条   -- 任何对儿童或少年人负有管养、看管或照顾责任的人,如故意袭击、虐待、忽略、抛弃或遗弃该儿童或少年人,或导致、促致该儿童  少年人受袭击、虐待、忽略、抛弃或遗弃,即属罪行。

机构理应承担照顾和保护儿童的责任,童乐居衆多儿童工作者施虐,证明机构管治失效,纵容了虐儿事件,疏忽照顾,未能保护儿童,难辞其咎。机构纵然成立了调查委员会,亦不能逃脱责任,警方应扩大调查范围至香港保护儿童会其他服务单位,确切的调查是否有其他虐儿事件未被发现。政府应委任独立的调查委员会,主动调查有关机构,从员工操守、培训质素、管治效能,以致有关政府部门的监管方面查找不足,尽快改善。 

至于袖手旁观者,现有法例未必能针对处理。在2018年5岁女童「临临」被虐待致死事件中,有关学校知悉事件但没有即时举报。经过「临临」事件之后,法律改革委员会于2019年建议增设「没有保护罪」,若照顾者无采取步骤保护儿童,引致儿童死亡或严重伤害,可被追究刑责。英国、美国、加拿大、澳洲等地均有针对教师、社工、医护人员等相关专业设强制举报机制,若发现怀疑虐儿个案,必须举报,一旦被发现漏报,需视乎是疏忽或蓄意,最严重可吊销专业资格。有些相关的专业人士对被监管有保留,但事实上,现时教师发现学生在校内藏毒,知情不报亦有刑事责任。我认为若本港有类似强制举报机制,将有助于及早发现虐儿个案,防止同类悲剧。政府最近表示拟建立强制举报虐儿机制  -- 「没有保护罪 」,保护16岁以下的儿童,社工、教师、医生、护士等指定专业人士将纳入强制举报名单,可惜立法工作进度缓慢,还要等谘询,到2023年上半年才提交草案。有关当局宜加快推展工作。 

当然,单靠立法并不足够,但当有清晰的法律,社会大众及有关的专业人员便有清晰的标准和界綫,配合专业培训和公众教育,便有多些团体和街坊,关注儿童的保护和福祉。 香港早在1994年就已签署并实施联合国的儿童权利公约,承诺制订政策和措施保护儿童,免受暴力伤害,享有发展的权利。可惜的是,香港仍未有立法禁止家长体罚,仍然不断有孩子受到严重的伤害,近年的「临临」被虐待致死事件,到近期的集体儿童工作者虐儿事件,无日无之,不见尽头! 

童乐居的小朋友们,我们未有做好预防的工作,保护你们免受伤害,我们必须加倍努力,希望你们不再遇上这些创伤,我衷心希望对儿童的暴力止于此,让你们可以在安全、信任的环境下成长! 

陈高凌教授

2022年1月29日

香港电台第一台

29/01/2022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 网站获奬:

  • 在新分页开启第五届传媒转型大奖
  • 在新分页开启2014优秀网站选举十大优秀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