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香港家书

简介

GIST

主持人:张凤萍

《香港家书》
星期六 09:00-09:20 a.m.

编导: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最新

LATEST
06/08/2022

MWYO营运总监叶维昌——香港青年的精神健康素养有待加强

*标题由编辑所加 

各位刚毕业的年轻人: 

你们好!大学联招即将在下周放榜,不知道你们现在的心情如何。还记得当年自己放榜的时候,要面对下一个旅程,心里总是既期待又担心。回顾六年的中学生涯,即使学业的压力很大,但总会有一些令你感到快乐的回忆。 

很多人都说香港的年轻人不快乐,特别是近几年,年轻人的无力感增加,不论是学业、生活或工作上都有不同的压力。到底世界上有没有一项快乐的方程式呢?根据联合国最新公布的《全球快乐报告2022》中,香港在全球146个国家及城市当中排行81。这个排名是根据六项因素而定,包括人均GDP、预期健康寿命、人生抉择自由、社会支援、慷慨程度及对贪腐的认知,以此衡量国家人民的快乐指数,从而协助及引导国家的公共政策。曾几何时,不丹被喻为全球最快乐的国家,2005年不丹政府提出的「国民幸福总值」(Gross National Happiness) 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这种模式注重物质和精神的平衡发展,将环境和传统文化的保护置于经济发展上,衡量发展的标准。但是快乐的背后,不丹近年也面对不同的社会问题,例如青年缺乏就业机会导致失业率高企、青年的心理健康问题、国家的经济发展到了樽颈及难民问题等等。联合国希望以快乐指数来提醒大家要如何享受人生的整体价值,实际上「快乐」是很难以硬指标来衡量。 

回到香港,两星期前我参加了一个大学生的分享会,其中一个题目令到在场的成年人特别印象深刻。他们谈论到「香港的年轻人对未来的希望」,现场不少的大人举手表示对未来充满希望。然而,从大学生访问的十位年轻人当中,没有一位对未来感到有希望。这代表什么?年轻人未能从社会中得到安全感,他们对三业三政的前景感到彷徨无助。同时,面对新冠疫情的冲击,使青年的身心健康面临严峻的挑战。如果社会没有适当的政策去协助年轻人走出困境,我们怎么留住这群年轻人才继续在香港发展呢? 

我知道你们刚刚毕业,或许会到前路感到迷惘,新一届政府管治班子刚刚上场,他们表示特别重视和关注青年政策,新成立的民政及青年事务局更加会于年底前制订青年发展蓝图。面对像你们的年轻新一代的无力感,我们更加需要关心青年的身心健康发展。早前,MWYO青年办公室发表《香港青年发展蓝图》中发现,青年在成长过程中都有多方面的担忧,例如教育上会担心停课会导致学业成绩倒退;在工作上会忧虑毕业后因市道低迷而未能找到合适工作;在生活上会见到身边很多朋友或同事移民而对前景悲观,加上社交媒体、家庭、朋辈和伴侣关系等都有机会为青年造成更多的精神压力和烦恼。 

要促进青年身心健康发展,归根究底仍要从他们的压力来源着手,塑造一个愉快正面的成长环境。其中学业是青年大部分时间面对的问题,现时的教育体制和社会气氛令他们感到学术成绩是衡量成功的唯一或主要指标。教育局除了应从根源上检视教育制度的问题,同时应联同教育界致力为年轻人营造愉快的学习环境,鼓励正面多元的校园文化,例如在全人发展的框架下如何给予学生不同机会获得成功和被肯定的经验。至于在就业方面,近年不少青年选择成为斜杠族,但他们普遍却缺乏工作和劳工保障问题。现时「弹性就业者」没有明确的定义,因此希望政府及早了解雇主及弹性就业者的想法和需要,讨论完善现行法例的可能性,从而保障他们的劳工权益,让年轻人有更多的就业选择。 

此外,MWYO的研究发现香港青年的精神健康素养亦有待加强,你们也有面对精神健康的问题吗?现时还有很多年轻人未能及时识别精神健康问题,对相关疾病、自我调节方法,或如何寻找专业帮助等都没有足够的认知。在学校缺乏整全的情绪教育下,年轻人都不懂如何面对和处理情绪问题。长此下去,有机会造成影响日常的事业发展和人际关系,导致精神问题恶化。为确保学校有效推广生命教育及情绪与抗逆力教育,教育局应定期进行评估,了解学生的学习进度和教学情况,巩固青年正面性格。在推动实验式学习活动纾缓学生的压力,例如静观、冥想工作坊,增强学生的心理健康及专注力,了解自己的情绪,从而可以及早发现自身的情绪健康问题。

快乐,其实不是单以成绩的高低、职业的好坏,或是财富的多少来衡量。要感受快乐,当中也包括与家人及朋友互相扶持和关心、对生活的体验、对世界的好奇和认知,每个小细节都可以组成一套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快乐因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快乐方程式,当你跳出自己固有的框架,用心去感受眼前的生活,你便可以在不同的层面当中,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无论放榜的结果如何,我也祝愿你们在不可能中发掘更多可能性,继续有勇气推开世界的门,放眼未来。 

叶维昌
2022年8月6日

06/08/2022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温

CATCHUP
06 - 08
2022
香港电台第一台
X

香港社会企业总会会长吴宏增——社企盼政府及商业机构 成为合作伙伴或顾客

主持人:张凤萍

*标题由编辑所加

Hi Thomas:

在过去两年新冠疫情,我们一众兄弟姊妹已经好少一起相聚,今年农历新年我们亦只可以在网上拜年。大家聊电话,都会慨叹,香港这几年所经历的,可以说是史无前例。无论是 19 年的社会事件,以及这两年的新冠疫情,对社会都带来深远的影响。你知道我一向有参与社企的工作,你提到疫情对香港社企有何影响,我趁这个机会向你分享一下。自从 20 年疫情爆发以来,香港社会企业总会一直就社企营运状况进行调查。三月初,我们又再进行一次调查,有 153 间社企回覆问卷,占全港社企四分之一。调查发现近两成社企已经暂停或者已经结束营运,所有社企对今年生意的预期都是负面的,有 20%认为会在三个月之内结束营业,而流动资金只可以支撑少于三个月,亦占 20%。这几个简单的数字,足以反映社企在第五波疫情底下所面对的困难和挑战。 

Thomas,你曾经问,在疫情下,受影响的不单是社企,其实社企对香港有多重要呢?这个问题相信没有一个科学的答案。到目前为止,社企总产值占香港整体 GDP 百分比有多少,从来都没有一个权威的估算,不过社企对香港的贡献,不应该用经济价值去衡量,或许这样说,经济产值只不过是社企赖以持续发展的一个因素,社企最主要的存在价值,在于以多元化及创新的手法,去解决社会问题,对应社会需要。 

或者我扼要的陈述,香港社企的发展历史。大概在20 年前,社企的雏形,是一些服务残疾人士的社福机构孕育出来,当时这些社福机构的庇护工场,成立了一些流动工作队,以所谓「模拟商业」的理念运作,一方面为残疾人士提供就业培训,另一方面比工友赚取更多收入,使到工作队持续营运。不久,工作队由简单的清洁、速递、发展到零售、餐饮、以至其他各式各样的业务,而社福机构,亦将一些具生产力的团队组成独立公司,逐渐地形成了香港社企早期的生态圈。与此同时,在欧洲和北美,已经有很多不同性质的社企成立。踏入千禧年代,除了社福机构之外,好多其他团体已至个人,都以种种不同的社会目标,成立了大大小小的社企,加上政府自 2001 年起,成立了几个起动基金,当中包括由社会福利署所成立的创业展才能基金、民政事务局的伙伴倡自强,以及扶贫委员会属下的社创基金。这些政府基金,亦大大鼓励了香港社企的蓬勃发展。 

在这里,回应你刚才的问题,究竟社企对香港有多重要呢?其实好简单,大家也许知道,今日大部份的社企,都系以聘用残疾人士,以及为一些弱势社群提供就业为他们的主要目标。一旦社企面临倒闭潮,最受打击的当然就是这一班受聘于社企的弱势社群。对好多残疾人士而言,不论他是精神病康复者、视障人士、肢体伤残人士等等,一份工作,远远多过一份薪酬所为他们带来的价值,工作带给他们的社会参与、人际关系,带给他们的尊严,成功感等等,其实都是无价的。至于一班弱势社群,不论是少数族裔、单亲妇女、有学习障碍的年青人、新来港人士、缺乏照顾的长者等等,社企不单只提供工作机会,亦提供适切的支援,使他们在困难时刻,得到关怀照顾。 

过去十年,好多新发展的社企,不单止为弱势社群提供工作机会,亦针对社会林林总总的议题和需要,开拓了好多崭新与具创意的营运模式,而随着社会创新这一个崭新概念的兴起,社企吸引了好多不同背景,不同年龄,但是有共同抱负,希望以自负盈亏的商业模式以解决社会问题的创业家。 

一个令人雀跃的趋势,就是越来越多年轻人有兴趣创办社企。他们既有朝气,具备创新思维,纵然没有雄厚的资金,对行业亦未必有丰富经验,但他们对创业的热诚和冲劲,都是令我感到十分敬佩的。我认识一位年轻的纺织系大学毕业生,和家人一起在工厂区成立一间制造让老人家使用的口水肩。他们的产品不单止做工精美,设计亦相当时尚,他们的目的,就是希望老人家戴着口水肩进食的时候,都能够「有型有款」,活出尊严。不久之前,我亦透过视像参观过一间以提供简约殡葬服务为目的的社企,创办人不单止开拓殡葬服务新风潮,同时亦提供相关的生死教育,可以说是善终及殡葬服务的新潮流。我简单举出这两个例子,想让大家明白,社企的产品和服务已经越来越广泛,虽然对香港经济贡献仍然有限,但社企所创造的社会效益,确实不能够忽视。 

在这里讲到这一刻,我想特别一提,面对目前史无前例的严峻局面,社企正面临收缩,这个绝对不是我们所希望见到的境况。其实,除了我刚才提过的几个政府起动基金之外,社企得到政府的支持,以至商界的支援,一直都较缺乏。社企既要顾及商业营运,亦要履行社会责任,事实上并不容易。我所接触的好多社企朋友,较少要求政府或者商业机构对他们有什么直接的资助,反而希望政府以及商业机构,能够成为他们的合作伙伴,或者是顾客,采购社企所生产的服务或者产品,使到他们能够持续经营,发挥他们的社会效益。 

总括而言,社企并不算是香港重要的经济支柱,但是他所带来的社会效益,他们为公民参与所创造的空间及平台,是我们香港社会不可或缺的一环,疫情过后,我最希望社会企业能够像过去 20 年一样,继续蓬勃发展。

Thomas, 今天与你分享到这里,祝你、Malina和我两个侄女身体健康,生活愉快。

 

Andy

2022 年 4 月16日

香港电台第一台

16/04/2022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 网站获奬:

  • 在新分页开启第五届传媒转型大奖
  • 在新分页开启2014优秀网站选举十大优秀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