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香港家书

简介

GIST

主持人:张凤萍

《香港家书》
星期六 09:00-09:20 a.m.

编导: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最新

LATEST
28/01/2023

圣雅各福群会总干事李玉芝——营运社会房屋有助社工识别住户的不同需要

*标题由编辑所加

咏咏妈妈: 

兔年刚至,先跟你和咏咏拜个年,祝你们新年快乐,咏咏聪明伶俐、快高长大!

最近,从同事口中得知你刚离开了我们的社会房屋 - 雅阁,在两个月前已搬上公屋。「上楼」一直都是你的心愿,听到你们的愿望成真,我实在为你们高兴! 

当初看着你作为一个单亲妈妈,要独力抚养年幼的女儿,一切都很不容易。记得你曾经告诉我,你和咏咏未搬进雅阁前,是居住在不足一百尺的劏房,靠你一份微薄的清洁工收入,要省吃俭用才能勉强应付每月六千元的租金。在搬进社会房屋后,你把省下的房租,作为咏咏的教育及准备上公屋之用。我很佩服你,同时我亦很感恩,心里更肯定在2017年,圣雅各去营运香港第一所社会房屋的决定是十分正确的! 

现时香港约有超过 20 万人仍居住在不适切的居所,对住户的身体、精神和财政等带来极大的压力,同时欠缺社区支援。现时我们有4个社会房屋项目,都是我们看到有大量劏房所在之地,例如深水埗、旺角、红磡,至今已帮助超过400个家庭。举例来说,位于深水埗的「雅汇」项目是一个崭新的模式营运社会房屋,除了安排地方为基层人士或有需要家庭入住过渡性房屋之外,我们在该项目加入了就业支援及健康共融,希望协助住户提高就业机会,并透过健康活动连系社区人士,一同培养健康的生活方式。 

想起当初我们留意到社会上的房屋问题,希望提供更多更好的适切居所给有需要家庭。第二,我们也见到不少基层家庭在劏房居住,他们很担心,不敢接触社区,亦缺乏社会支援,也不知道其实社区上有好多资源可以帮助他们。尤其他们普遍面对经济困难,所在在他们搬入社会房屋之后可获帮忙,例如最近我们用社区资源帮助了不少家庭免费装好窗帘及申请领取二手洗衣机。而在社会房屋项目内,其实我们同事工作的地方都是在社会房屋内,日常都会接触很多街坊,亦了解他们生活的情况,发现他们不少的问题,例如夫妻相处、亲子关系、小朋友学习的需要、甚至就业问题,希望透过我们社工的介入能够帮助他们。 

现时家庭申请过渡性房屋,我们主要的服务对象都是18 岁以上单身人士、2 人家庭及 3 人家庭,或育有17岁或以下的单亲家庭,他们都是居于劏房或其他不适切居所,亦需要轮候公屋最少 3 年,符合有关申请资格及通过面试的人士就可以入住 2 年,按需要可续约 1 年。自2017年,我们已经营运社区房屋数年了,而未来仍约万多个单位准备落成, 而政府早前亦公布将推出简约公屋, 以改善等待上公屋人士住屋问题。此外,食物援助,学童学习支援同样是重要的扶贫项目。 

在政策介入前,根据政府2021年底发布的《2020年香港贫穷情况报告》,2020年香港贫穷人口高达165万,比起10年前的132万多出四分之一,数字乃历年新高。而在过去10年的儿童贫穷人口一直徘徊在22万至27万人。基层家庭往往因资源缺乏而限制了儿童的学习及发展机会,继而引致跨代贫穷。 

为回应社会上基层人士的生活需要,圣雅各福群会在2003年成立全港第一间食物银行-「众膳坊」, 由当时在中心陕小的厨房内煮24人的饭餐至近年每天服务逾3,500人,为有需要的家庭提供热食、乾粮等食物援助,透过服务我们了解到贫穷对小朋友的影响,包括:营养不良、欠缺人际网络、自信心低等等,所以我们以食物援助为介入点,并在2005年成立「助学改变未来服务」,为基层儿童提供学习物资及课外支援,让他们获得公平及多元发展的机会;同时,在善长的支持下推出「在校午膳计划」,为小学生每天提供有菜及有肉的营养膳食,以补足他们发育时期的需要。在2009年开办的「青苗同学会课后支援计划」,以「儿童为本」出发,为基层小学生提供课后的功课辅导及成长小组活动,期间并提供营养晚膳,全面照顾他们的发展需要。我们喜见食物银行服务及「在校午膳计划」,已被政府纳入为常规化的社会服务,可见服务对基层家庭及学童的成效及重要性。 

我们累积了多年扶贫的工作经验,看到政府、很多社福机构、企业及基金会开展不同的的政策及项目以支援基层生活,却往往各方没有整全的数据分析而未能有效及快速地把资源转到有需要人士手中。最近有机会成为扶贫委员会委员,希望透过「精准扶贫」,在掌握大数据后去分析,要帮助哪些有需要的人及怎样因时制宜、因地制宜帮扶,亦要聚焦成效高的扶贫项目,就好像你们现时居住的社会房屋,是集结房屋、健康和就业为目标,期望藉这两三年时间,由改善居住环境开始、提升个人健康意识、协助住户工作发展的机会,建立社区资本。 

过去,特别在疫情下,听到不少服务申请人,如咏咏妈妈一样,宁愿自己辛苦一点,也不希望靠人,同时亦担心被社会标签,影响家人,特别是小朋友的成长。正可是在社会经济不景气,开工不足甚至失业的情况下,作为社会服务机构更要去想——如何在保障有需要服务人士的尊严下提供服务!于是我们将科技应用到社会服务之上,把线下服务,走到线上。现时圣雅各的扶贫服务已迈向数码化,如全港首个食物援助平台FOOD-CO、一站式二手平台GOODS-CO及首个结合搜寻、申请及电子钱包的援助平台Charity Today。有需要人士透过手机应用程式、因应自己需要而在网上选择服务和接受服务,这不但增加了服务的「方便性」及「选择性」,重要的是可以保障他们的尊严。 

小朋友在疫情下,学习情况同样大受影响,当上课转为家中线上进行时,幸得善长支持,为3,600位学童提供平板电脑,并送出4,500张流动数据咭,支援学童停课不停学。而随着学校恢复面授课堂,「助学改变未来服务」随即继续提供多元的活动,包括为SEN学童学习支援计划、运动、STEM及表达艺术等。此外,为了提升他们未来学习及工作竞争力,服务亦特意在沟通、演说、分析和合作方面装备他们。 

「敢创新」,用创新手法帮助弱势社群一直都是我们坚守的,我们会继往开来地以快速的步伐回应基层家庭的需要,先行先试,希望与政府政策互相补位。在扶贫工作上,由实物援助至关顾身心灵的服务。建立社会资本、重建互信、关爱我们的香港。 

我深信正如圣经的教导:「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咏咏妈妈,今天是正月初七,人日,也是你和咏咏上楼后的第一个农历新年。祝你们生日快乐!生活美满!身体健康!

 李姑娘

2023年1月28日

28/01/2023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温

CATCHUP
11 - 01
2022 - 2023
香港电台第一台
X

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学系教授甄秋慧——接种疫苗意愿与接种与否无必然关系

主持人:张凤萍

 *标题由编辑所加

岑浩强院长∶ 

作为研究员,我们经常问「为什么」。我们的工作就是为不同的问题寻求答案,同时希望这些答案能带来一些启发。 

新型冠状病毒的出现,产生了很多疑问∶由疫情初期,大家问∶究竟这种病毒是什么?应该如何医治?至到前年,我们开始问∶应如何才能鼓励大家继续配合政府防疫政策? 

为找出这条问题的答案,你鼓励我申请食物及卫生局医疗卫生研究基金,在疫情第四和第五波期间开展研究。我和团队以电话访问形式,随机抽样邀请超过一千二百位,18至85岁市民进行了三个阶段的追踪调查,去了解他们对遵从防疫措施、疫苗接种意愿及实际疫苗接种率等情况。 

我们的首轮访问,是在2020年12月中开始,直到2021年1月初,亦即第四波疫情初期进行。你还记得吗?当时大家虽然已能买到口罩,酒精搓手液等防疫物资,但对疫苗的认知还是很有限,我们的首轮访问就发现有近六成人对于接种疫苗抱有犹豫或抗拒的态度。反观其他防疫措施,大部分受访者都表示愿意遵从,其中近九成半受访者就表示会在公众地方配戴口罩,超过八成人会使用酒精搓手液。 

这轮访问也发现,原来接种疫苗的意愿,受着多个因素影响,例如∶男性、较年长、在职、过去曾接触流行病如沙士或猪流感等、对疫苗风险比较少忧虑、觉得自己感染风险较高、相信自己解决困难的能力及接受政府防疫政策的人士,接种疫苗的意愿都较高。

到上年6月至7日,政府开展了疫苗接种计划已经三个多月,大家开始对疫苗有更多认识。我们跟进了其中约1000位受访者,看看他们对接种疫苗的意愿有否转变,那时已有约四分一受访者已接种一剂疫苗,你知道他们为什么愿意「打针」吗?原来六成多人,是希望保障个人和家人的健康。当然,亦有过半数受访者是因为工作需要所以打针。

到了第三阶段,即去年年底直到第五波疫情期间,受访者的接种率已由四分之一上升至百分之80,主要原因是爆发高峰期,大家都希望以疫苗保护自己。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这个调查亦让我们发现「想唔想打针」和「真系打唔打针」无必然关系。要大家配合防疫政策,包括打针,究竟有什么可以做呢?

告诉你吧,其实接种疫苗的决定,受不同因素影响,例如:身边认识的人已接种疫苗、对政府及医疗体系的信任、对于防疫措施的接受程度和新冠肺炎的亲身经历,即是说如果自己或认识的人受过感染,或居住地方出现确诊个案都会影响「打唔打针」的决定。

我认为接种疫苗的意愿与疫情严峻程度及防疫政策亦都有关,例如第二阶段访问正值第四波疫情放缓,受访者的接种疫苗意愿稍为下跌,去到第五波疫情出现Omicron,又有「疫苗通行证」计划,接种疫苗的意愿及接种率均有所上升。这说明了什么呢?也许就如院长你一向以来的风格 ─「刚柔并济」,是有用的!

刚,就是指制定和执行适宜的抗疫政策,例如要满足个别行业工作岗位的需要。这对接种疫苗是一个诱因。柔,就是要加强宣传及解说工作,大家愈是理解接种疫苗的益处及迫切性,愈能减低对接种疫苗的疑虑。

但长者又怎样呢?长者的疫苗接种率,比其他年龄层低,这又是为什么呢?我很高兴你和同事们,在去年年底至今年年初进行了一项研究,回答了我这个问题。

很多长者在疫情期间情绪备受困扰,加上对疫苗的认知不足,而社会文化及朋辈影响都会令他们对于接种疫苗却步。长者在考虑「打唔打针」时,会考虑到如果出现副作用时,会否为家人带来负担,又会担心没有人可以照顾自己。

我的其中一个研究重点是老年学,我明白要长者就一些事情做决定,他们倾向会相信身边人的意见,例如∶家人、朋友或权威,即好像政府或是社区中心的社工等等。所以我很认同你和团队所作出的建议∶要鼓励长者接种疫苗,除了要提供接种疫苗的诱因外,更应投放资源,去减低他们于认知、社交和文化上对接种疫苗的阻碍。

院长,我们每天都面对很多新的问题,就让我们 ─ 理大医疗及社会科学院一班研究员,一起追寻更多答案,为一个又一个社会问题,找到解决良方。

 

Elsie上

2022年5月28日

香港电台第一台

28/05/2022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 网站获奬:

  • 在新分页开启第五届传媒转型大奖
  • 在新分页开启2014优秀网站选举十大优秀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