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香港家书

简介

GIST

主持人:何立彦

《香港家书》
星期六 09:00-09:20 a.m.

编导: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最新

LATEST
28/01/2023

圣雅各福群会总干事李玉芝——营运社会房屋有助社工识别住户的不同需要

*标题由编辑所加

咏咏妈妈: 

兔年刚至,先跟你和咏咏拜个年,祝你们新年快乐,咏咏聪明伶俐、快高长大!

最近,从同事口中得知你刚离开了我们的社会房屋 - 雅阁,在两个月前已搬上公屋。「上楼」一直都是你的心愿,听到你们的愿望成真,我实在为你们高兴! 

当初看着你作为一个单亲妈妈,要独力抚养年幼的女儿,一切都很不容易。记得你曾经告诉我,你和咏咏未搬进雅阁前,是居住在不足一百尺的劏房,靠你一份微薄的清洁工收入,要省吃俭用才能勉强应付每月六千元的租金。在搬进社会房屋后,你把省下的房租,作为咏咏的教育及准备上公屋之用。我很佩服你,同时我亦很感恩,心里更肯定在2017年,圣雅各去营运香港第一所社会房屋的决定是十分正确的! 

现时香港约有超过 20 万人仍居住在不适切的居所,对住户的身体、精神和财政等带来极大的压力,同时欠缺社区支援。现时我们有4个社会房屋项目,都是我们看到有大量劏房所在之地,例如深水埗、旺角、红磡,至今已帮助超过400个家庭。举例来说,位于深水埗的「雅汇」项目是一个崭新的模式营运社会房屋,除了安排地方为基层人士或有需要家庭入住过渡性房屋之外,我们在该项目加入了就业支援及健康共融,希望协助住户提高就业机会,并透过健康活动连系社区人士,一同培养健康的生活方式。 

想起当初我们留意到社会上的房屋问题,希望提供更多更好的适切居所给有需要家庭。第二,我们也见到不少基层家庭在劏房居住,他们很担心,不敢接触社区,亦缺乏社会支援,也不知道其实社区上有好多资源可以帮助他们。尤其他们普遍面对经济困难,所在在他们搬入社会房屋之后可获帮忙,例如最近我们用社区资源帮助了不少家庭免费装好窗帘及申请领取二手洗衣机。而在社会房屋项目内,其实我们同事工作的地方都是在社会房屋内,日常都会接触很多街坊,亦了解他们生活的情况,发现他们不少的问题,例如夫妻相处、亲子关系、小朋友学习的需要、甚至就业问题,希望透过我们社工的介入能够帮助他们。 

现时家庭申请过渡性房屋,我们主要的服务对象都是18 岁以上单身人士、2 人家庭及 3 人家庭,或育有17岁或以下的单亲家庭,他们都是居于劏房或其他不适切居所,亦需要轮候公屋最少 3 年,符合有关申请资格及通过面试的人士就可以入住 2 年,按需要可续约 1 年。自2017年,我们已经营运社区房屋数年了,而未来仍约万多个单位准备落成, 而政府早前亦公布将推出简约公屋, 以改善等待上公屋人士住屋问题。此外,食物援助,学童学习支援同样是重要的扶贫项目。 

在政策介入前,根据政府2021年底发布的《2020年香港贫穷情况报告》,2020年香港贫穷人口高达165万,比起10年前的132万多出四分之一,数字乃历年新高。而在过去10年的儿童贫穷人口一直徘徊在22万至27万人。基层家庭往往因资源缺乏而限制了儿童的学习及发展机会,继而引致跨代贫穷。 

为回应社会上基层人士的生活需要,圣雅各福群会在2003年成立全港第一间食物银行-「众膳坊」, 由当时在中心陕小的厨房内煮24人的饭餐至近年每天服务逾3,500人,为有需要的家庭提供热食、乾粮等食物援助,透过服务我们了解到贫穷对小朋友的影响,包括:营养不良、欠缺人际网络、自信心低等等,所以我们以食物援助为介入点,并在2005年成立「助学改变未来服务」,为基层儿童提供学习物资及课外支援,让他们获得公平及多元发展的机会;同时,在善长的支持下推出「在校午膳计划」,为小学生每天提供有菜及有肉的营养膳食,以补足他们发育时期的需要。在2009年开办的「青苗同学会课后支援计划」,以「儿童为本」出发,为基层小学生提供课后的功课辅导及成长小组活动,期间并提供营养晚膳,全面照顾他们的发展需要。我们喜见食物银行服务及「在校午膳计划」,已被政府纳入为常规化的社会服务,可见服务对基层家庭及学童的成效及重要性。 

我们累积了多年扶贫的工作经验,看到政府、很多社福机构、企业及基金会开展不同的的政策及项目以支援基层生活,却往往各方没有整全的数据分析而未能有效及快速地把资源转到有需要人士手中。最近有机会成为扶贫委员会委员,希望透过「精准扶贫」,在掌握大数据后去分析,要帮助哪些有需要的人及怎样因时制宜、因地制宜帮扶,亦要聚焦成效高的扶贫项目,就好像你们现时居住的社会房屋,是集结房屋、健康和就业为目标,期望藉这两三年时间,由改善居住环境开始、提升个人健康意识、协助住户工作发展的机会,建立社区资本。 

过去,特别在疫情下,听到不少服务申请人,如咏咏妈妈一样,宁愿自己辛苦一点,也不希望靠人,同时亦担心被社会标签,影响家人,特别是小朋友的成长。正可是在社会经济不景气,开工不足甚至失业的情况下,作为社会服务机构更要去想——如何在保障有需要服务人士的尊严下提供服务!于是我们将科技应用到社会服务之上,把线下服务,走到线上。现时圣雅各的扶贫服务已迈向数码化,如全港首个食物援助平台FOOD-CO、一站式二手平台GOODS-CO及首个结合搜寻、申请及电子钱包的援助平台Charity Today。有需要人士透过手机应用程式、因应自己需要而在网上选择服务和接受服务,这不但增加了服务的「方便性」及「选择性」,重要的是可以保障他们的尊严。 

小朋友在疫情下,学习情况同样大受影响,当上课转为家中线上进行时,幸得善长支持,为3,600位学童提供平板电脑,并送出4,500张流动数据咭,支援学童停课不停学。而随着学校恢复面授课堂,「助学改变未来服务」随即继续提供多元的活动,包括为SEN学童学习支援计划、运动、STEM及表达艺术等。此外,为了提升他们未来学习及工作竞争力,服务亦特意在沟通、演说、分析和合作方面装备他们。 

「敢创新」,用创新手法帮助弱势社群一直都是我们坚守的,我们会继往开来地以快速的步伐回应基层家庭的需要,先行先试,希望与政府政策互相补位。在扶贫工作上,由实物援助至关顾身心灵的服务。建立社会资本、重建互信、关爱我们的香港。 

我深信正如圣经的教导:「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咏咏妈妈,今天是正月初七,人日,也是你和咏咏上楼后的第一个农历新年。祝你们生日快乐!生活美满!身体健康!

 李姑娘

2023年1月28日

28/01/2023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温

CATCHUP
11 - 01
2022 - 2023
香港电台第一台
X

岭南大学亚太老年学研究中心总监陈泽群教授——照顾者的需要及支援

主持人:何立彦

*标题由编辑所加

Adam,


我很怀念数年前我们研究团队在诺定咸研究照顾者的经验。我想和你分享香港照顾者的情况和最近的研究和政策建议。

香港人越来越长寿,照顾者的人数亦越来越多。香港男性可以活到83岁,而女性更加可以活到88岁。可是,人老了,机械坏。很多老年人因中风、糖尿病、认知障碍症、骨折、心脏病等,令到他们无法照顾自己,需要家人照顾。英国大约有百分之10的人口为照顾者,以此推算,香港大概有七十多万人是照顾者。值得注意的是,照顾并不是短时间,不是数日或数月。照顾者平均照顾时间高达8年半,而他们每星期平均提供42小时照顾,而伤残人士照顾者照顾时间更高达77小时。所以,照顾其实是一份全职工作,是一年365日,每日无休止的全天候工作。

照顾者需面对不同的压力。财政方面,有些照顾者需要辞去自己全职工作或转为兼职,以方便照顾亲人。另外,照顾者亦需支付很多额外的费用,例如交通、药费、特别健康食物和特别护理用品,如纸尿片和轮椅的支出,令部份家庭面对沉重经济压力。

 就体力和精神压力而言,照顾者要经常做扶抱的工作,令身体受损。照顾“精神病”和“认知障碍症”的照顾者,经常面对患者无理取閙、埋怨和语言攻击。有些照护者亦担心家人走失、不食药物和将来没有人照顾,影响了他们的精神健康及睡眠质素。

社交方面,长时间的照顾工作和患病亲人突如其来的需要,使照顾者难有正常的社交生活。

香港政府于今年五月发布了一份名为「香港长者及残疾人士照顾者的需要及支援顾问研究」报告。这是本港第一份较全面和深入研究照顾者的特质和需要的报告。报告书提出11项建议去「提升照顾者能力、鼓励家庭和非正规社区支援,以及整合服务」。既然这份报告书这麽重要,它的建议对于照顾者来说究竟是对症下药,抑或是延长照顾者悲剧呢?

首先,研究报告没有包括全港照顾者的需要,它的被访者包括正使用安老和康复服务人士的照顾者,照顾对象以及相关持分者。研究照顾者选取自「不同安老服务及康复服务使用者」名单。所以很多没有使用公营服务的照顾者没有包括在这份报告中,若以这份报告的内容作为全港照顾者政策发展依据,我觉得相当有问题。

其次,报告书对发放现金给照顾者采取极之消极的态度,报告书指出「现金津贴不应视为对护老者因照顾长者而没有就业的补偿」。这种看法,漠视了照顾病患人工作的辛劳,忽视了妻子照顾丈夫和子女照顾父母的质素,亦忘记了本港「居家安老」的长远目标。世界各地的研究都指出在家照顾工作时间不会比劳动市场的工作时间少,甚至是更长。正如报告书亦指出照顾伤残人士的照顾者每星期用了77小时,而护老者则用了42小时。所以照顾时间的相当长,不会少于在劳动市场工作的时间。另外,照顾工作范围相当广,亦涉及到厌恶性工作,例如覆诊、预备食物、喂食、冲身、购物、家居清洁、食药、洗衣和辅助做运动。因此,照顾患病长者是一份艰辛和长时间的工作,它的贡献絶对不少于一个人在劳动市场受薪的工作。政府提供现金津贴予子女去照顾父母;或者妻子照顾丈夫,这可以鼓励传统孝道于当今老龄化社会继续运行。所谓「久病无孝子」,政府其实可以帮助孝道继续发展,亦可达到政府一向鼓吹的「居家养老目标」,长者可于熟悉的家居环境安享晚年,而不需要入住安老院。另外,现金津贴给予亲人去照顾父母或妻子,比起其他照顾方式成本较低。我们提供给低收入家庭的照顾者津贴每月为$2,400,这远远低于政府支付于合约院舍每张病牀每月高达$20,973。因此,现金津贴护予老者可以延续孝道,减低福利支出和达到本港「居家养老政策目标」。以现金去协助家人照顾病患者,可减低院舍压力,这才是直接和有效的安老政策。

报告书不支持现金津贴的同时,反而推动利用“社区券”去支援护老者。其实“社区券”存在不同方面的问题。首先,不是每一个地区都有所需服务。报导指北区及深水埗区没有认知障碍症服务。另外,社区券会花费护老者大量时间去查询和选取不同服务,只会增加他们所花的时间和忧虑,并不能减低他们的压力。除此之外,提供社区券的服务单位现时缺乏监管,我们难以保证他们会提供优质的服务给予护老者。第二阶段的社区券受益人有多达3分之1没有使用服务。而已离开计划的人士更高达一半没有使用社区券。既然社区券的使用率低,而存在不同方面的问题,这些问题亦未妥善解决,不明白报告书为何建议将这措施扩展至照顾者。如果政府贸然推行此建议,只会将存在问题延续。

 香港目前帮助照顾者的服务相当零散,众多服务中心都自称有涉及照顾者服务,但是没有一个中心提供全面而深入的服务予照顾者。我们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将照顾者视为「重点服务对象」,将他们好像「青少年」、「长者」、「伤残人士」般有具体的服务予他们,以人口比例,在各区设立「照顾者服务中心」,解决他们经济、情绪、社交及照顾技巧的需要。

另外,政府可以委任一个「照顾者专员」,专门负责统筹照顾者服务,并将服务的成效作出定期检讨,配合现届政府「以结果为目标」的施政方针,以具体行动和数据去解决照顾者的问题。

Adam,现今香港提供照顾者的服务零散,照顾者的经济及心理压力得不到有效处理。我认为政府需要设立「照顾者服务中心」,提供现金津贴给所有低收入照顾者和设立「照顾者专员」,这才能快速及有效地解决照顾者压力,避免照顾者的家庭悲剧在香港再次发生。

泽群
2022年7月23日

香港电台第一台

23/07/2022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 网站获奬:

  • 在新分页开启第五届传媒转型大奖
  • 在新分页开启2014优秀网站选举十大优秀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