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开卷乐

简介

GIST

主持人:冯杰、郑政恒、黄怡

开拓文字新国度,带来阅读新感觉;《开卷乐》带领大家走进文字世界,分享阅读乐趣。

 

逢星期六晚 9:30至10:00,香港电台第二台播出

香港电台文教组制作

香港电台文教组专页<艺文一格>

rthk.hk/artitude

最新

LATEST
18/06/2022
相片集
相片集

西西《钦天监》(上) | 嘉宾∶刘伟成(香港作家)

|

《钦天监》—强大写作力量梳理历史纠缠


熟识西西的读者想必读过《哨鹿》这本长篇小说,四十年后,西西写下姊妹篇 —— 一部新长篇小说《钦天监》 ,西西在书中〈后记〉言:「想来《哨鹿》写乾隆时,已播下了写康熙的种子,似乎是无意识,却是最早的源头。」


中西文化冲突

西西新书《钦天监》以明末清初西方传教士来华为背景,讲述主角周若闳一生的际遇及选择。他自幼跟随父亲学习天文知识,十二岁考进了钦天监,十八岁成婚后工作直到退休。钦天监是中国古代观察天文、计算历法的官员,相等于现今天文台。康熙时期,传教士获召见,并向钦天监教授西洋知识,甚至在钦天监担任要职。另一方面清朝仍存有封建保守的思想,引发中西方科学、历史、文化等融合及冲突的波澜,如当时朝廷起用洋人,希望引入西方科技协助发展,却遭保守的国粹学者反对。

教科书上往往以「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草草带过这段中西文化猛烈碰撞的历史,西西却着眼于这段少人提及的历史,以创新的方式,利用周若闳的成长故事,娓娓道出当时中西思想模式的分别及冲突。周若闳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玩伴叫容儿,他不时会将自己所学会的事情与容儿分享。容儿出生于中医世家,在阴阳平衡的思想概念下长大,与周若闳学习的西方知识截然不同。容儿却不是一下子「落闸」,反而耐心倾听周若闳的讲解,暗示中华文化保持对西方医学科技的客观态度,为中国医学注入新观点。


创新藏于故事

香港作家刘伟成认为,西西运用吸引的小说情节,带出清朝西方传教士来华这段历史的沉重复杂,又利用浅白的文字将艰深的天文知识变得易明,有「举重若轻」之感。西西亦善于将小知识小事情藏于故事之中,令文学亲近读者,故有惊喜之感,耳目一新。周若闳学习阿拉伯数字如何算数加减,还有三棱镜、点线面等等新奇知识。又例如周若闳在学习用铅笔在纸上写字,「不用墨,不用水,也不会在纸上化开,染晕成一片,一笔一划,清清楚楚。」、「容儿,我把其中一枚回家时带给你。/老师不会怪责么?/不,这是送给我们的。」简单的一个故事就已经蕴含了西方知识的传入,中国学生的惊奇,以及主角的年少情怀。

西西以往的小说,总是没有明言用典或交代引用参考资料的出处,叙事时间线亦比较跳跃,大多依靠读者的想像。《钦天监》创新地一改以前的作风,在每一节后列明与文章相关的史料出处,令读者设身处地感受当时实际的环境变化,叙事亦清晰地跟随周若闳的成长经历而发展。

西西将全副心力贯注小说之中,如她在〈后记〉言:「这小说我是从头到尾,逐节细写,每次累积约一万字……」这些写法不像西西以前在报刊的小说专栏每天见报快写,她形容「小说这样慢写,并不一定比每天快写好,但至少严谨些,思考得细致些。」西西也自嘲年老,已没有年轻时的干劲。刘伟成惊叹西西八十多岁的高龄,仍可用五年多的时间撰写《钦天监》这部合共二十多万字、一百二十节的长篇小说,以强大的写作力量梳理历史纠缠。关于《钦天监》的故事仍然未完,且待下回分解。
|

18/06/2022 - 足本 Full (HKT 21:30 - 22:00)

预告

UPCOMING
25/06/2022
相片集
相片集

西西《钦天监》(下) | 嘉宾∶刘伟成(香港作家)

|
《钦天监》(下)— 一言道破玻璃心

「我们总是爱把简单的事情弄得复杂,我们抬头看天,天就是天了,天是没有国界的,没有国族,星斗满天,叫星宿,可不是叫星族。」西西新长篇小说《钦天监》诉说了主角周若闳的成长故事。他父亲曾于晚明钦天监工作,周若闳耳濡目染下,年幼便跟随父亲学观星,到后来考进了清廷的钦天监,向西方传教士学习数学、几何、西方历法及星象等,直至退休归隐,也就是清朝时中国知识份子的缩影。抬头仰望星空,背后牵涉的是一系列人事、权力在时代洪流的纠缠。


知识份子尊严受创

西西用了很长篇幅去写中西思想对天的观察。中国的「钦天」有敬天之意,乃至汉朝董仲舒的精神天。中国人对天的认识有限,对天存在敬畏,古代的钦天监正是朝廷为理解天文地理而设的部门,可惜官员知识能力有限。有一次京城发生大地震时,书中提到 「福伯说,上天发怒,不久就有大灾难罗。父亲听了,摇摇头,沈吟说:应该有预兆,为什么没有。」

自古以来,中国自诩为天朝,视其他部族为夷狄,但面对西方先进的科技传入时,中国知识份子的尊严受创而质疑自身,但碍于面子问题却不承认。西西婉转地点出当时中国人的自负与玻璃心。明末清初时,西方传教士的丰富知识远胜中国,传教士亦深明要保存中国人面子的道理,如利玛窦传播西学时,面对帝权统治,逐渐学会让步,以寻找传教士的生存空间,甚至容许中国教徒祭天祭祖。西西在书中引用利玛窦《中国札记》:「先要谦逊尽公民之职,然后学习当地的语言、文字和风俗习惯。」书中提及耶稣会士南怀仁讲授《坤舆万国全图》时言:「地球是圆形的,在圆形的表面,没有中心点。全世界的国家,没有一个位于中心,也每个都位于中心。中心,只能当作东南西北的参照。」


时代保守不容许开放

康熙皇帝重视西方知识及工艺,甚至有一所皇帝专用的「玩具厂」,收藏各式西洋玻璃、眼镜、自鸣钟等等新奇有趣的发明,也意味当时西方科技较中国更胜一筹。此外,全书花了很多篇幅讲述周若闳学生时向西方传教士求学,可惜面对大时代下,保守的思想仍然存在,到后期乾隆禁教,足以证明中国至上以下,也没有开明地接受外来文化。开放的思潮始终受到皇权、时局所限。

周若闳和同学宁儿一方面接受中国传统钦天监的教导,另一方面又向西方传教士虚心学习,最终在钦天监由学生成为老师,也成为了中西方知识场角力的夹心层。他们见多识广,不满当时保守的教育风气并作出批评。「例如古人的《步天歌》,文字浅易,又押韵,是为了方便民众学习,可是一直收藏起来,只容政府的天文官员阅读,不准外泄。」如康熙曾下旨指示官员修习外语,不过并没有确实执行,也没有成立相关的外语部门。宁儿提到自己在浩瀚星空下感到渺小,认为西洋传教士扩阔了他们的眼光,「我难以理解有些很有学问的士大夫,引经据典,要证明这一切进步的科技我们古已有之。不单这么说,更认为都源自中国,连康熙皇帝也这么说。我看过皇上参与编写的《三角形推算法论》,其中认为西学是中国古人流传出去的,是礼失而求诸野。拍马屁的士大夫,奉承这是天大的创见。」

香港作家刘伟成特别提到,中国近代史第一位留美学生容闳的著作《西学东渐记》、《容闳自传:我在中国和美国的生活》,正正反映中西频繁接触,思想及文化融合背后,中国人心理上对于传统文化及知识的挣扎及反思。就如宁儿所说,每个人只是无垠宇宙里的微尘,在历史洪流中,尤其显得渺小,但也只能够紧守岗位,勇敢且尽力地做应该做的事,正如西西书中最后道:「人世匆匆,有什么可怕的。」
|

重温

CATCHUP
01 - 06
2022
香港电台第二台

18/06/2022

11/06/2022

04/06/2022

28/05/2022

21/05/2022

14/05/2022

07/05/2022

30/04/2022

23/04/2022

15/01/2022

X
  • 网站获奬:

  • 在新分页开启第五届传媒转型大奖
  • 在新分页开启2014优秀网站选举十大优秀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