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开卷乐

简介

GIST

主持人:冯杰、黄怡

开拓文字新国度,带来阅读新感觉;《开卷乐》带领大家走进文字世界,分享阅读乐趣。

《开卷乐》
逢星期六 9:30pm - 10pm
香港电台第二台播出

香港电台文教组制作

最新

LATEST

预告

UPCOMING
16/10/2021
相片集
相片集

《书店有时》 │嘉宾:周家盈(作者)

|
《书店有时》—独立书店皆有定时(2021.10.14 立场)

近年来有不少具个性的书店开张,但以往香港独立书店之间未必有紧密联系。周家盈曾写了《书店日常》及《书店现场》介绍香港独立书店,惟她有感社会久经钜变,独立书店因缘而生,店主们扛下了社会压力、昂贵租金,坚持走上这条文化路,各自支撑,然而有的始终撑不住而结业。周家盈慨叹如果这关键时刻没有人将书店纪录下来,书店便会消失殆尽,正如她的新作《书店有时》的副题所言:「社会变迁而万物皆有定时,冀洪水滔滔中纪念书店为人们带来的美好。」

寸金呎土 百花齐放

香港寸金呎土,开书店总要向钱看,「瀞书窝」的存在仿如在香港的平行时空。这间每逢周末才营业的书店,下午12时15分至2时15分只开放予一人预约,一个人,在书店,看书。店主蔡刀言这是参考台湾民宿老板的想法:「梦想是开一间一个人的咖啡店,只有一个位。」书店从来不是商业的附庸,愈困难愈要坚持。「瀞书窝」教人知道什么时候要「停止」,与自己阅读对话及相处,逛书店成了认识自我的过程。

提起书,总令人嫌闷,但香港独立书店绝非独沽一味,更会在有限空间展现出百花齐放的可能性。「纸本分格」创办人Karman与ET起初在媒体上与他人分享漫画的相关文章,推广漫画背后的理念资讯及世界观,后来涉猎出版企划、漫画订购,甚至与其他漫画家合作设计漫画实体印刷本、到外地参与漫画节等等。漫画店有其独特个性,一切源自两位热爱漫画的创办人,正如「纸本分格」的意思,于纸张上呈现固定大小分格画面,是最接近漫画家希望展示给读者的模样。

《书店有时》一书亦介绍了不少奇特的书店营运模式,有让书本生命流转的「飘流书馆」,书店不卖书,以预约参观的形式开放予大众;有专门为大人和小孩拣选绘本的「绿脚丫亲子读书会」;明刀明枪予人看书不买书的「打书钉」等等。作者亦用心制作了香港在地独立书店一览及阅读地图附录,简介了书店地址、开放时间及专页。

纪录点滴 一瞬即逝

书店真的有时,很多时一瞬即逝,用文字纪录下来,至少证明书店曾经存在。作者在书中介绍硕果仅存的独立英文书店「清明堂」,店主Albert 是从美国移居香港的华人,他在美任执业律师十年,因美国校园经常发生枪击案而担心子女的安全,而妻子亦于2016年获香港的大学聘请,于是举家回流香港。Albert言律师生涯已做到想做的事,转换职业也不是坏事,由律师到书店老板,他更着重的是营造出「对话」和「讨论」的开放气氛,盼望以书店作聊天聚脚的好地方,一步一脚印地建立出「独立自由」的珍贵空间。

美好总是一瞬即逝,在《书店有时》出版后不久, Albert就宣布「清明堂」将于今年十月中结业。Albert形容这是悲伤的决定,他指因为香港的政治状况,预视到未来日子难以在香港生活,惟有结束书店离港。

书店是一门生意,却不是赚大钱的生意。香港每间独立书店均有独特的个性和理念,在现实与理想的角力场挣扎求存,透过阅读理解生活意义。尽管书店有时,只要能启发有心人再开新书店,新的亦会有时,阅读下的灯光便能延续下去。

重温

CATCHUP
08 - 10
2021
香港电台第二台

02/10/2021

25/09/2021

18/09/2021

11/09/2021

04/09/2021

28/08/2021

21/08/2021

14/08/2021

07/08/2021

X

《爱在瘟疫时》 │嘉宾:何福仁(作者)

主持人:冯杰、黄怡

|
【开卷乐】当诗歌和生活对话--《爱在瘟疫时》诗集

不知不觉间,我们已进入了一个瘟疫时代,起初人们估计疫情期间是数以月计,想不到现在已过了六百多天。每一个人的生活也被疫情改变了,很多作家都写下了不少关于疫情的篇章和作品。本地诗人何福仁也不例外,而他洋洋洒洒写成了一本诗集,收录了五十首关于疫情的诗,在今年春天出版,诗集名称为《爱在瘟疫时》。

似猫的诗歌

何福仁说,近年小说当道,「近五十年,小说像殖民一样不断扩张领土,为什么诗不能反攻呢?」他形容小说像狗,是由人养的,可以呼之则来挥之则去;而诗歌则像猫,来的时候可能是有求于他,或是觉得你很有趣。猫就是这样,本性自由,又难以捉摸,何福仁觉得诗歌也不应该被太多理论限制着,在同一个主题之中,也可以用不同方法去写。《爱在瘟疫时》里的诗歌,从取题到表现手法,也看到诗歌活泼的一面,「面对疫情,要不断洗手,但文类洁癖则不可有,一无束缚,要怎样写就怎样写。」诗歌有很多种可能性,这也正是文学艺术生生不息的原因。

防毒面具与诗经

何福仁在诗集的后记提及「病毒是我们的长辈,比人类的历史悠久」。病毒本身已是一种作为经典的存在,人类在时间长流中重覆又重覆地面对它们,正如把一本经典一读再读,每次重读也会有新的领悟。何福仁喜欢读中西经典,在疫情初期留家避疫,有更多时间将经典慢读。在诗集里,有很多作品也是与中国和外国诗歌、甚至画作作文本对话,例如第一首<爱在瘟疫时>,就转化了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格式,富有阅读趣味。而<岂若无衣>一诗,「上阵了,怎能说没有防毒面具/让我的和你共用/病毒已经弥漫,戴上/也没有意思/就打开城门吧/我们反守为攻」则是借用了诗经里<无衣>一诗的概念,比喻疫情初期时,大家也没有足够的防疫装备,就算古代的战士装备不足,仍然互相支持,坚持上阵,就如香港人会互相捐赠物资,自律地对抗疫情。

厕纸与树洞

疫情渗入在生活的每一个面向,有正面的、自然也有负面的、甚至有荒谬的事情。诗集顺时序纪录了五十个疫情期间的画面。在香港地,有人守望相助分享物资,也有人抢劫厕纸。<疯劫>一诗中,诗人用幽默的眼光,模仿大盗的口吻,记下这真实却又富戏剧性的一幕。

疫情是大众的事,也是个人的事,各人的心境有不同的领受。何福仁曾把诗集给西西看,西西说最喜欢《树洞-咏石涛<老树空山一坐四十小劫>》一诗,诗人将避疫的生活联想到古人在老树空山修行的情景。石涛是清初画家,诗作对上了他的名画,「你难道不怕虫蛇鼠蚁/以为挨一段日子好歹/就适应了?你是不是想走出自己的画外?」西西说喜欢它简单,平实的文字和贴地题材。也许,再平淡枯燥的疫情生活,只要心中有趣味,也可过得诗意盎然。
|

香港电台第二台

25/09/2021 - 足本 Full (HKT 21:30 - 22:00)

  • 网站获奬:

  • 在新分页开启第五届传媒转型大奖
  • 在新分页开启2014优秀网站选举十大优秀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