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开卷乐

简介

GIST

主持人:冯杰、黄怡

开拓文字新国度,带来阅读新感觉;《开卷乐》带领大家走进文字世界,分享阅读乐趣。

 

逢星期六晚 9:30至10:00,香港电台第二台播出

香港电台文教组制作

最新

LATEST
21/05/2022

《异国文学行脚》| 嘉宾∶唐睿(作者)

|
《异国文学行脚》-颓废的时代,苦闷的作者


「他(波特莱尔)其实不是一个颓废的诗人,而只是一个颓废时代的诗人……他的苦闷、忧郁,正是『世纪病』的反映,有其深刻的社会根源。」法兰西学院院士程抱一评论道。十九世纪中期拿破仑重建旧巴黎,命省长奥斯曼将巴黎大规模改造为现代化都市,作家波特莱尔以往熟悉的巴黎不见了,写下了<天鹅>一诗表达感慨之情:「旧巴黎已不存在了,唉!」、「都市的形态,变得比人心更快」。波特莱尔面对城市变迁引发的乡愁,如同失去了故土的流亡者。在今时今日的香港,又找到波特莱尔的影子吗?


游走四方修行

对于异国文学作家,我们又认识多少?香港浸会大学人文及创作系助理教授唐睿研究语文教学课程,他认为欧洲生活文化风俗各有不同,而香港长时间受到英语传统影响,对欧洲国家的认识往往流于表面,对比起韩、日等其他亚洲地区,香港常规学校课程亦比较少教授外国作品。唐睿认为外国文学可以开拓视野,且与历史文化背景息息相关,故希望通过撰写《异国文学行脚》一书,为香港读者介绍外国经典文学作品。

「行脚」本来是指僧侣求法而游走四方的修行方式,唐睿探索异国的世界,同时亦希望这本书能够作为「一本修行的指南」,协助读者掌握西欧文化概念及思潮。本书选取了二十三位异国作家及其作品,勾勒出西欧文学家在十八世纪末至十九世纪的思潮形态,包括了浪漫主义、现实主义等,以及影响思潮的历史大事,如法国大革命,乃至后期第一、二次世界大战等。

本书由「登山之路」及「道上风景」两部份组成,前者是唐睿负笈巴黎修读文学时所研习的外国作家,故内容以介绍法国作家为主;后者则是留学前阅读的作家,如井上端便是唐睿在图书馆的「巧遇」。书中除了介绍经典文学外,亦吸纳比较小接触的文化体系,如美籍犹太人文学家以撒.辛格、保罗.奥斯特等的文学作品。


俄乌战争端倪

除了欧洲作家外,唐睿亦提及了不少著名的俄国作家。他特别提及正在发生的俄乌战争,俄国与西方国家的角力并非一朝一夕,文学作品却可追溯至旧俄时代以一窥端倪。唐睿言从旧俄时代的大作家托尔斯泰、屠格涅夫的作品,可以追溯到西方与俄国传统文化的拉扯及地缘政治的角力。屠格涅夫出生于俄国富裕家庭,及后前往德国留学,成为当时俄国社会中的「西化者」,吸收了欧洲进步思潮。后来他旅居法国,通过创作针对俄国社会弊病作出尖锐的批评,如《猎人日记》揭示俄农奴制问题。换来的当然是俄国当权者的监控,屠格涅夫亦遭受到软禁。

后来屠格涅夫发表了他的首部小说《罗亭》,刻画出年轻的知识份子这类典型的人物,尽管这些人物学富五车、思想前卫,但他们有一通病,因意志软弱而懊悔一生,也就是所谓的「零余者」。屠格涅夫与当时西方国家顶尖的知识份子有不少来往,开拓了广阔视野的同时,亦反思俄国知识份子欠缺行动力的弊病。俄国一方面吸收欧洲国家的知识,另一方面却在意识形态上作出拒绝,知识份子面对时代洪流只能无动于衷,如此种种复杂的心理状态,一一反映在俄国经典文学作品之中。

可是,人从来不会被任何事物所拘束,就算在压迫的大时代,关键是否拥有坚忍意志,勇于想像,如同莫泊桑《皮埃尔与让》:「伟大的艺术家是那些将他们独特幻想强加于人类的人。」
|

21/05/2022 - 足本 Full (HKT 21:30 - 22:00)

重温

CATCHUP
12 - 05
2021 - 2022
香港电台第二台

14/05/2022

07/05/2022

30/04/2022

23/04/2022

08/01/2022

网上直播完毕稍后提供节目重温。 Archive will be available after live webcast

01/01/2022

25/12/2021

18/12/2021

X

《纸黏土》| 嘉宾∶吴俊贤(作者)

主持人:冯杰、黄怡

|
【开卷乐】把卑微的生活揉成故事-《纸黏土》吴俊贤

这个书名听起来可能会让人想到手工艺和美劳教学书,然而这是一本书写不同阶层人士在生活中挣扎的小说集。虽然名字有点轻快,然而一瞥《纸黏土》的紫色封面,几个蒙太奇感觉的长长人影,便能感到作品沉重的格调。「书名的设置本身也有很多的纠结,因为书名基本上是代表一切,有很大的象征含意。」作者吴俊贤说。他起初把小说集命名为《失根的残红》,取自两个短篇小说《根》与《残红》的名字,后来编辑认为名字有点「老土」,细想之后,便起名为《纸黏土》。纸黏土本身是很便宜的物质,代表着基层,作者希望书本能打入校园,因此用一个学生可能熟悉且有共鸣的意象,二来是考虑到这本书是小说集,创作过程就像把想像和经验揉成文字;而「纸」代表书写,「黏土」则有贴地的意思。


文学奖常客的第一本作品集

虽然《纸黏土》是作者第一本作品集,然而青年作家吴俊贤这个名字,在文学界却一点都不陌生,因为他在2020年的中文文学创作奖,在散文组、小说组和新诗组都获得三甲奖项,成为文坛一时佳话,更被戏称为「奖金猎人」。吴俊贤说,其实这也是机缘巧合,从小到大他也很喜欢文字创作,连同学们会敷衍了事的周记,他也会认真对待,当作是尽诉心中情的出口。他说当时的文章以直抒胸臆为主,但当他把文章投稿到不同地方时,却常常石沉大海。有文坛前辈提醒他,喜欢一个东西不能只凭一腔热血,也要有成绩、有人认同才行。出于自尊心以及「希望被人看见」的心情,他便开始专心钻研写作。后来疫情来袭,身为自由身学校导师的他没有工作,便专心参加文学奖,结果也真的交出了一张亮丽的成绩表。而《纸黏土》中的小说,也集成了他多年来参加不同文学比赛的参赛作品,小说集的出版,可说是获奖以后的另一个里程碑。


把生活经验揉成小说

在多篇小说中,可以见到一些人物原型,他们都是在人与人关系中格格不入的父亲型角度,或是郁郁不得志的中年男人,作品呈现出这些男性角色,面对比他们知识水平更高的晚辈时的自卑和屈服。作者说,这个题材与自己的生活经验有关,因为生活有不少忘年之交,例如是楼下的保安员、酒楼部长等,他们已有一些年纪,却对自己的生活不太满意,甚至大半生都未能活出真正的自己。吴俊贤有点同情他们,也反思香港这个知识型社会,人人仰望高处,却忘记了向下望,关心社会上最低层的人。

小说集大多数作品以男性角度敍述,然而在《残红》一篇却以女性角度出发,主角是一位在重男轻女家庭成长的女子。原来作者平日很喜欢打麻雀,「残红」暗指麻雀术语中的「烂花」,即是在错的位置拿到不属于你的东西,充满了象征符号。

各篇小说有不同的人物和场景,归一的主题就是「贴地」。吴俊贤希望作品能「飞入寻常百姓家」,让一些生活中被忽视的小人物的故事被人听见,他也「希望鼓励平时不接触文字的朋友阅读,也会送给那些忘年的朋友,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故事有人关注。」

香港电台第二台

14/05/2022 - 足本 Full (HKT 21:30 - 22:00)

  • 网站获奬:

  • 在新分页开启第五届传媒转型大奖
  • 在新分页开启2014优秀网站选举十大优秀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