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开卷乐

简介

GIST

主持人:郑政恒、黄怡

开拓文字新国度,带来阅读新感觉;《开卷乐》带领大家走进文字世界,分享阅读乐趣。

 

逢星期六晚 9:30至10:00,香港电台第二台播出

香港电台文教组制作

香港电台文教组专页<艺文一格>

rthk.hk/artitude

最新

LATEST
02/07/2022
相片集
相片集

《书谱》的日子-一本纯书法杂志的文化脉络 | 嘉宾∶罗淑敏(作者)

|
【开卷乐】老实办好一件文化事:《书谱》的日子-一本纯书法杂志的文化脉络


「浪漫在乱世中是一种奢侈,老实生活却是活在乱世中的力量。」

每个时代的文化人也有不同特质,形容现代「文青」也有各种演释,《〈书谱〉的日子-一本纯书法杂志的文化脉络》作者兼艺术史学家罗淑敏,将七十年代的文化人归纳为「老实」。原来在1974年代,有一班.....其实也没有一班,是两位文化人,创办了专讲书法与篆刻艺术的双月刊《书谱》,直至在1990年才停办。谈艺术的杂志市场已经不是很阔,纯讲书法篆刻的杂志,市场更是窄之又窄。然而两位老实文化人,单纯地因为对书法的热爱,带着傻劲把这本「偏门」杂志搞得有声有色,甚至在国内国外也被传颂一时。


70年代的老实人

《书谱》共出版了90多期,是一份非常成功的艺术杂志。罗淑敏形容,《书谱》的成功与「时代」和「人」也很有关。若《书谱》诞生在今天,便很难有这种化学作用。首先,在70年代中国的学术界经历动荡,有很多很好的学术研究没有地方发表,于是很多重份量文章寄给他们刊登,使《书谱》的内容十分充实。在20世纪以前,书法是高级艺术,只有士官阶层才会接触,虽然从21世纪开始,书法在民间已经开始普及,但直至70年代,一般市民想学习书法仍是很难,当时一个有质素的字帖也很贵,普罗大众对书法艺术只能望门兴叹。当时为某报社副刊编辑的吴羊璧与投稿人李秉仁饮茶闲聊,讲起书法在香港未能普及实在可惜,应该有一本大众刊物让大众认识书法才是。罗淑敏说,当时吴羊璧只是「说说而已」,谁知李秉仁向他当时的华侨老板筹集到一笔起动基金,在几个月内便认真把杂志筹组起来,还租了一个小小的办公房,便开始办杂志。

罗淑敏形容,70年代文化人有种「傻劲」,像她的书法老师、也是《书谱》骨干人物曾荣光,家里有多少米也不知道,只知道为了喜欢的文化艺术,可以不顾一切去做好,明知道「爬格仔」不会发达,但他们就是有一颗「办好一件文化事的心」。现代社会人心更复杂,存在太多物质生活的比较,很难再找到这一种人。


通俗的艺术杂志

现在的艺术杂志大多都不是给平民百姓看的,更多是属于上流圈子,介绍的艺术品都价值不菲,艺术杂志更像是高价商品投资选单。而《书谱》创办时便希望成为一本普及杂志,他们相信书法不是高级艺术,而是和人的生活有关。因此他们并不宣传或追捧明星或书法家,而是追求通俗,跟普通人对话。罗淑敏说,《书谱》所讲的「通俗」,并不是营造低级趣味,而是照顾不同读者的需要和水平。杂志内有专门的学术文章,也有教妇女和小学生自学书法的专题,也会登出读者来信,解答疑难。他们相信,书法本身有表达语言的功能,虽然发展成为艺术,但仍然与日常生活有关,人们每日都在写字,书法其实并不遥远。

另一个杂志成功的原因,是他们刻意抛开门派和地域界限,做到一个纯粹欣赏和分享书法的平台。其中一件趣事,是他们创刊时,犹豫找谁来题字。为了不跌进任何一个门派,最后他们选择从碑帖中找出《书谱》二字,相当高明。在往后的杂志中,他们找到多位书法家为《书谱》以不同字体题字,成为一大特色。

眼见今天书法已越来越少人关注,连很多小学也再没有书法堂和功课,罗淑敏表示非常可惜。她说要让下一代接触书法,首先是让他们觉得好玩,「我可以跟你说纸笔墨是极好玩的东西!」罗淑敏一再这样说,语气间听到她对书法的热情,也许多少传承着她口中老师的那份「傻劲」。
|

02/07/2022 - 足本 Full (HKT 21:30 - 22:00)

重温

CATCHUP
04 - 07
2022
香港电台第二台

02/07/2022

25/06/2022

18/06/2022

11/06/2022

04/06/2022

28/05/2022

21/05/2022

14/05/2022

07/05/2022

30/04/2022

X

《异国文学行脚》| 嘉宾∶唐睿(作者)

主持人:郑政恒、黄怡

|
《异国文学行脚》-颓废的时代,苦闷的作者


「他(波特莱尔)其实不是一个颓废的诗人,而只是一个颓废时代的诗人……他的苦闷、忧郁,正是『世纪病』的反映,有其深刻的社会根源。」法兰西学院院士程抱一评论道。十九世纪中期拿破仑重建旧巴黎,命省长奥斯曼将巴黎大规模改造为现代化都市,作家波特莱尔以往熟悉的巴黎不见了,写下了<天鹅>一诗表达感慨之情:「旧巴黎已不存在了,唉!」、「都市的形态,变得比人心更快」。波特莱尔面对城市变迁引发的乡愁,如同失去了故土的流亡者。在今时今日的香港,又找到波特莱尔的影子吗?


游走四方修行

对于异国文学作家,我们又认识多少?香港浸会大学人文及创作系助理教授唐睿研究语文教学课程,他认为欧洲生活文化风俗各有不同,而香港长时间受到英语传统影响,对欧洲国家的认识往往流于表面,对比起韩、日等其他亚洲地区,香港常规学校课程亦比较少教授外国作品。唐睿认为外国文学可以开拓视野,且与历史文化背景息息相关,故希望通过撰写《异国文学行脚》一书,为香港读者介绍外国经典文学作品。

「行脚」本来是指僧侣求法而游走四方的修行方式,唐睿探索异国的世界,同时亦希望这本书能够作为「一本修行的指南」,协助读者掌握西欧文化概念及思潮。本书选取了二十三位异国作家及其作品,勾勒出西欧文学家在十八世纪末至十九世纪的思潮形态,包括了浪漫主义、现实主义等,以及影响思潮的历史大事,如法国大革命,乃至后期第一、二次世界大战等。

本书由「登山之路」及「道上风景」两部份组成,前者是唐睿负笈巴黎修读文学时所研习的外国作家,故内容以介绍法国作家为主;后者则是留学前阅读的作家,如井上端便是唐睿在图书馆的「巧遇」。书中除了介绍经典文学外,亦吸纳比较小接触的文化体系,如美籍犹太人文学家以撒.辛格、保罗.奥斯特等的文学作品。


俄乌战争端倪

除了欧洲作家外,唐睿亦提及了不少著名的俄国作家。他特别提及正在发生的俄乌战争,俄国与西方国家的角力并非一朝一夕,文学作品却可追溯至旧俄时代以一窥端倪。唐睿言从旧俄时代的大作家托尔斯泰、屠格涅夫的作品,可以追溯到西方与俄国传统文化的拉扯及地缘政治的角力。屠格涅夫出生于俄国富裕家庭,及后前往德国留学,成为当时俄国社会中的「西化者」,吸收了欧洲进步思潮。后来他旅居法国,通过创作针对俄国社会弊病作出尖锐的批评,如《猎人日记》揭示俄农奴制问题。换来的当然是俄国当权者的监控,屠格涅夫亦遭受到软禁。

后来屠格涅夫发表了他的首部小说《罗亭》,刻画出年轻的知识份子这类典型的人物,尽管这些人物学富五车、思想前卫,但他们有一通病,因意志软弱而懊悔一生,也就是所谓的「零余者」。屠格涅夫与当时西方国家顶尖的知识份子有不少来往,开拓了广阔视野的同时,亦反思俄国知识份子欠缺行动力的弊病。俄国一方面吸收欧洲国家的知识,另一方面却在意识形态上作出拒绝,知识份子面对时代洪流只能无动于衷,如此种种复杂的心理状态,一一反映在俄国经典文学作品之中。

可是,人从来不会被任何事物所拘束,就算在压迫的大时代,关键是否拥有坚忍意志,勇于想像,如同莫泊桑《皮埃尔与让》:「伟大的艺术家是那些将他们独特幻想强加于人类的人。」
|

香港电台第二台

21/05/2022 - 足本 Full (HKT 21:30 - 22:00)

  • 网站获奬:

  • 在新分页开启第五届传媒转型大奖
  • 在新分页开启2014优秀网站选举十大优秀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