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剧情

    STORY

    监制:无票者的声音

    20/03/2017
    相片集
    相片集

    香港人自从回归以来,由盼望2007年有机会选特首,到2012年仍是落空。直到今年,第五届行政长官选举,大部份香港人仍然与特首选票无缘。
    不过今次选举,中央表明对下届特首标准之一,需要得到「港人拥护」。而三名行政长官候选人,亦刻意打造一场民意战,以落区、出席选举论坛、网络短片等不同方式争取市民支持。
    没有手上一票的普罗大众,如何表达自己的意向?
    市民的声音,在这场选举中,有何份量呢?


    联络: hkcc@rthk.hk

    集数

    EPISODES
    • 电梯安全

      电梯安全

      旺角购物商场朗豪坊发生造成18人受伤的自动梯意外后,引发社会关注升降机及自动梯安全,特别是近年内地发生数宗致命自动梯意外,令人忧虑这些惨剧,会否在有七万多部升降机及自动梯的香港发生?

      政府五年前通过法例加强升降机安全,但根据资料显示,2015年呈报的升降机及自动梯事故仍有2029宗,造成2000多人受伤。意外频生,有时涉及人为因素,香港人习惯「行电梯」,或拖着婴儿车搭自动梯,不知不觉间亦构成危机。今年3月,香港仔一幢商业大厦发生升降机突然急升的事件,一名男童险被升降机夹死,事发的升降机早一天才进行过维修,为何还会出现意外?

      升降机急坠、断缆等意外,有时涉及零件老化,有时亦涉及保养承办商的问题。法例规定,承办商需要进行定期维修及检验,并有审核巡查机制。不过,上水天平邨在新承办商接手后,发现升降机问题多多,保养费用最终由业主立案法团埋单,机电工程署有没有做好把关工作,惩处失职的承办商?现行机制是否能减低升降机意外发生的机会?

      22/05/2017
    • 花开了

      花开了

      香港人眼中,南韩是潮流文化输出大国,韩星、韩剧的华丽场景,高唱热舞,对南韩年轻人来说,原来只是一张花纸,真实的韩国,却被他们形容成「地狱朝鲜」。

      南韩是亚洲四小龙,老一辈的人创下「汉江奇迹」为经济打下稳健基础,但亦令南韩的政治与经济,与四大财团靠拢,关系密切,老一辈人在政治上取态亦一向倾向保守。

      新生代缺乏上流机会,学历高,但失业率也奇高,几乎每十个年轻人就有一人失业。毕业后搵长工也难,只能一心考进大财团或政府工,待业一年是等闲事,年轻人低收入低保障。他们享受着父母一代成功争取的民主自由,却无法分享南韩由汉江奇迹带来的经济成果。

      朴槿惠政府传出的多项丑闻,终于令百万韩国人上街,要求总统下台。南韩年轻称呼今次南韩大选为玫瑰革命,他们如何透过手上一票,改变未来?

      15/05/2017
    • 再思大学之道

      再思大学之道

      所谓上至天文,下至地理。一直以来,鼓励学生探索宇宙,对学问有锲而不舍的探求同反省,本应是大学教育的本义。

      但最近唯一提供天文学主修的香港大学理学院,表示过去五年此科每年不多过六名毕业生,计划取消「天文学」及「数学及物理」两个主修科,使学院更妥善分配教学资源。

      黄康晋Thomas是理学院一年级生,但已经上四年级既课堂,并跟随教授进行紧宇宙射线研究。Thomas对大学的学习同研究工作充满憧境,但而家学院计划取消主修科,都会担心未来几年的学习计划。

      Thomas于是跟另一名正在进行天文研究的港大理学院硕士学生李俊豪Juno,及其他学生发公开信,向院长表示反对计划。

      今次,事件引起大学争议。不少旧生,包括天文台前台长,表示近年大学院校过份重视排名同讲究资源调配,逐渐走向狭窄的功利主义。

      08/05/2017
    • 我儿患了罕有病

      我儿患了罕有病

      罕有病是一世的,为人父母在为孩子找答案的路上,总是挑战重重,确诊后,继续走下去又是另一条难巨的路。
      黄子乐,八岁,患有「CFC综合症」,一个连中文名字都没有的遗传罕有病。子乐自出生后,严重呕奶,持续高烧,双眼闪动不停,继而头发变卷曲,一连串的病征令父母摸不着头脑,至五岁才确诊患上CFC 综合症。确诊后,父母尽力预防子乐有机会患上的并发症,训练肌力,进行针灸。子乐的一个笑容已够父母乐透天,唯盼子乐爱上进食,可以行路。
      蔡子进,四岁,是全港唯一患有「贝斯兰氏肌病变二型」的病人。子进自小颈项软软,肌肉无力,不懂转身和站立,医生的判断是「迟发育」。几经转折,才确诊是患有该罕有病。子进现时要穿异肢鞋,纠正脚形;睡觉是要用呼吸机,防止缺氧。蔡妈妈相信,路再艰巨,也得坚持走下去。
      罕有病儿童就是父母生命中宝贵的一课。

      编导:杨月芬

      01/05/2017
    • 拒绝当楼奴

      拒绝当楼奴

      「无壳蜗牛」捱贵租住「蜗居」;成功上车一族,供贵楼,牺牲生活,这群香港人都自称「楼奴」。他们心中可能都萦绕着一个问题:「住屋本是基本生活需要为什么变成投资项目?要找一个安乐窝为什么越来越说难?」

      EVELYN 和 MICHAEL,一对刚大学毕业的九十后小情侣,家庭月入不足四万。他们慨叹私楼楼价高不可攀,实在不想当「楼奴」,只好提早结婚以家庭单位申请居屋,只望增加「中奖」机会。然而,申请居屋解决不了小情侣的燃眉之急,只好暂且租房。他们愿意付上一万元的租金,差不多占四分之一的家庭总收入,然而他们走遍港九,遇上心仪的租盘,不是业主反口,就是被其他租客捷足先登。面对现在畸形的楼市,他们自嘲是被政府遗忘的一群,政策未必能及时帮上,无壳蜗牛只好无奈接受。

      CHANII 和 NEO,一对八十后的中产夫妻,家有一子一女和两位外籍佣工,月入超过十万。工作多年已经有足够储蓄作置业首期,然而他们眼见楼市越来越失控,不愿当「楼奴」,决定搁置上车置业,反而乐得轻松。他们认为现时港人价值观颠倒,认为有楼才是成功,反而忘却了人生除了交租供楼以外,还有更多有意义的事。

      且听听两对典型香港夫妻,「无壳一族」的声音,两个不甘心当「楼奴」的故事。

      编导:陈颖忻

      24/04/2017
    • 运动场上

      运动场上

      早于2002年,政府以「普及化、精英化、盛事化」作为支持体育运动发展的目标。直至最新2017年的施政报告,政策口号犹在,报告内容更规划部分土地改建为各类运动设施,但部分规划的位置原来是旧酒新瓶,十多年来只是纸上谈兵,改建计划一直遥遥无期。

      无论大众及精英运动员都积极需求运动设施,但回望现有的运动场地,却出现不同的设计及配套问题,导致有场地无人知,有场地不适用,甚至有香港精英运动员面对场地不足下,多年来不断亲手开辟练习路线。

      在香港寸金呎土,对土地的需求极为殷切下,到底政府的运动政策方向,与实际提供场地配套,又有多少落差呢?

      17/04/2017
    • 思裂的我

      思裂的我

      狂躁抑郁症.思觉失调及精神分裂症,都是不同类别的精神病患,医管局数字指出,现时接受公立医院精神科治疗的人数大约有二十二万人,而精神病康复者在社区的支援是否足够呢?
      随着「去院舍化」的概念日趋普及,社区为本的精神复康模式亦应运而生,好像社会福利署于二○一○年十月重整精神健康支援服务,在全港各区设立24间精神健康综合社区中心,但时至今日,仍然有中心因居民反对而未能落户,影响服务的推展,有精神病关注组指出,社区支援服务未能满足病患者需要,尤其是患有精神分裂症的人士,他们在康复期通常长期使用口服药物控制病情,但部分病患者未有按时服药或定期到诊所覆诊,令疗程效力大减,并出现复发的情况。
      本集将会由三位精神病康复者现身说法,诉说他们在复元路上的种种艰难,尤其希望家人和社会的接纳,除去精神病的标签,让生命重新注入动力和希望,而社会亦可通过个案中的阿华、阿仪和金彩的故事,从新认识精神病。

      编导:李君萍

      10/04/2017
    • 真假谘询

      真假谘询

      政府自回归以来,就各项政策发表超过400份公众谘询文件向公众收集意见。 政府就一项政策的谘询,由发表至撰写报告都按规定做妥所有程序,理应能妥善听取及收集民意,但近年经常被公众批评为假谘询。 到底是「谘询」出什么问题? 编导:黄佩英

      03/04/2017
    • 选委的抉择

      选委的抉择

      特首选举结束,林郑月娥以777票当选新一届行政长官。1194名选委为七百万港人选出新一任行政长官,本集追访两位分别来自建制和泛民的选委。如何投下手上的一票,他们各有考量。

      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因无法取得足够提名票,不能「入闸」参选。一直支持党友出选的田北辰直言替叶刘淑仪不值,当大部份建制派选委一面倒提名和表态会投票支持林郑月娥,田北辰会否跟随大队?

      第一次有份选特首的黄任匡医生,在选委选举打着「换人换制度」的旗帜,成功当选。他与部份泛民选委提出「民主政纲先决计划」,率先将自己手上的提名票给予胡国兴。投票日将至,泛民选委陆续表态会将投票给民望和胜算较高的曾俊华,黄任匡最终会如何投下这一票?

      27/03/2017
    • 无票者的声音

      无票者的声音

      香港人自从回归以来,由盼望2007年有机会选特首,到2012年仍是落空。直到今年,第五届行政长官选举,大部份香港人仍然与特首选票无缘。
      不过今次选举,中央表明对下届特首标准之一,需要得到「港人拥护」。而三名行政长官候选人,亦刻意打造一场民意战,以落区、出席选举论坛、网络短片等不同方式争取市民支持。
      没有手上一票的普罗大众,如何表达自己的意向?
      市民的声音,在这场选举中,有何份量呢?

      20/03/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