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简介

    GIST

    监制:李贤哲


    《铿锵集》是一个属于观众的节目。

    打从一九七八年三月五日首播以来,经制作人在不同阶段的摸索,节目的定位很清晰,要求铿锵有声,讲真话,积极发掘跟观众有密切关系的题材,多年来,制作人紧贴社会步伐,无论在政治、房屋、医疗、民生、教育、环保以至海外,积极发掘大家关心的题材。

    《铿锵集》是一个团队,无论接受过批评或喝采,我们都不敢掉以轻心,每个星期,无论晴天雨天,紧守岗位,延续求真的精神。


    (节目逢星期一下午六时正于无綫电视翡翠台及晚上八时于港台电视31播映。)

    网上直播时间 : 逢星期一HKT 2000 - 2030
    网上直播完毕可即时重温节目

    按此前往《铿锵集》资料库

    按此前往《铿锵集》得奖节目

    最新

    LATEST
    15/04/2019
    相片集
    相片集

    观塘重建计划,是市建局最大型的市区重建项目,动工近二十年。今年年初进行最后一期收楼程序,裕民坊接受市建局赔偿的商贩,陆续离场。

    何伯在裕民坊卖鞋大半个世纪,一个一百多呎的鞋档,就养活了一家四口。重建后,何伯被迫退休,离开这个二十五年的「家」。他回想重建开始,不少老地标敌不过重建巨轮,见证观塘由一个不夜城变成小太古城。

    没有何伯那么幸运,工匠福嫂不获赔偿及安置,而申请了三年多的工匠牌仍未有着落,被逼留守。

    重建,将旧区连根拔起,选择离场的,将成为历史,为街坊留下回忆。选择留守的,在收地清场前,如何渡过这个最后的时光?

    Tag: A,B,C,D,E

    重温

    CATCHUP
    02 - 04
    2019
    RTHK 31
    • 离不开,留不低

      离不开,留不低

      观塘重建计划,是市建局最大型的市区重建项目,动工近二十年。今年年初进行最后一期收楼程序,裕民坊接受市建局赔偿的商贩,陆续离场。

      何伯在裕民坊卖鞋大半个世纪,一个一百多呎的鞋档,就养活了一家四口。重建后,何伯被迫退休,离开这个二十五年的「家」。他回想重建开始,不少老地标敌不过重建巨轮,见证观塘由一个不夜城变成小太古城。

      没有何伯那么幸运,工匠福嫂不获赔偿及安置,而申请了三年多的工匠牌仍未有着落,被逼留守。

      重建,将旧区连根拔起,选择离场的,将成为历史,为街坊留下回忆。选择留守的,在收地清场前,如何渡过这个最后的时光?

      15/04/2019
    • 燃灯者

      燃灯者

      2014年12月,79日的占领运动完结。

      4年后,2018年11月,占中案件开审。审讯历时20日。占中三子陈健民被挑选为唯一上证人台作供的被告。他将压抑了四年的情绪一下子爆发出来,在庭上看到学生冲入公民广场的片段,如灯蛾扑火般,他顷刻为这群比成年人更勇敢的新一代流泪。

      六十岁的陈健民,在审讯前选择提早退休,卸下教授的身分。他在中大最后一堂课,将他毕生所相信的民主信念,留给中大师生、校友及公众。但他未言休,退休后第一个挑战是跑半马拉松。比赛前他的旧患风湿关节炎发作,心情忐忑,他笑言占中也未紧张至此。他曾经参加毅行者,在48小时完成100公里,但他对首次跑21公里未敢轻视,努力练习。他想向外界证明,自己未受审讯而击败,同时为民主路上的挚友打气。他相信,马拉松就像争取民主般,最终会到达终点,最重要是锻练意志及身体,与不公义的政权「斗长命」。

      案件将于2019年4月9日裁决。无论裁决如何,陈健民庆幸在证人台上再讲一次占中的民主理念,为这场雨伞运动作回顾与总结。至于定罪与否,他已从容面对。这种从容的态度,自29岁他分别写硕士及博士论文时,两度视膜网脱落,险些失明,他感悟活好当下,已经无憾。

      08/04/2019
    • 《八九演义》第二回:铁幕

      《八九演义》第二回:铁幕

      东欧变天30年后,世界上只剩下几个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今集《铿锵集》记者深入仍然封闭的北韩,近距离观察这个自称为「我们最幸福」的国度。监控、政治宣传、洗脑教育,是否存在?传统共产盟友中国,如何示范一条发展之路?

      01/04/2019
    • 《八九演义》 第一回:六四

      《八九演义》 第一回:六四

      一九八九年是世界历史一个重大的转拆点,这一年柏林围墙倒下,捷克、匈牙利和波兰相继推倒共产政权,以苏联为首的共产阵营瓦解。波兰是首个成功推翻共产政权的东欧国家,波兰民众在二战后首场民主选举,用选票向共产党说不。同一天,北京天安门广场上,同样争取民主改革的学生运动,最终被武力清场。历史的巧合是,波兰大选和六四清场都发生在同一天:六月四日。

      波兰的抗争故事由八十年代初开始,船厂工人因不满物价上涨,反起罢工,最终成功组织首个非共产党控制的工会--团结工会。当年团结工会领袖华里沙回首三十年前这场民主运动,反对势力的路是如何走过来?天主教是波兰国教,信仰又如何在共产政权高度监控下团结波兰人?

      波兰推翻共产政权后,推行政治和经济改革,由社会主义走向资本主义,迎接市场经济。中国共产党则吸取东欧共产政权倒台的教训,稳住政权,深化经济改革。三十年后,中国崛起,不少国家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趋之若鹜,当年的学运领袖王丹如何评价「经济开放,政治封闭」的中国模式?

      25/03/2019
    • 消失的116

      消失的116

      近千亿的港铁沙中线爆出连串工程丑闻,铿锵集再发现地盘的工伤数字出了问题,近三成工伤个案无被呈报,被消失的是什么个案?有无人隐暪工伤真相?港铁如何监管地盘安全?

      18/03/2019
    • 何志平的名单

      何志平的名单

      由眼科医生走入政坛,离任特区政府问责局长后投身于民间外交的何志平,被控贿赂非洲官员同洗黑钱入狱。由他被逮捕到定罪,无论内地政府或香港官场,都鲜有回应事件。

      《铿锵集》翻查同跟进审讯中曾经披露嘅人证、物证,重组何志平同中华能源基金会,如何透过一个联合国大会前主席的关系,建立一个横跨非洲、中美洲、中东同东欧的网络。佢的行为背后,又同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有何关系?

      11/03/2019
    • 陪你走最后一哩路

      陪你走最后一哩路

      在香港,若死前被注册医生诊断为末期病患者,在家离世就不用报警,取得医生的「死因医学证明书」后,就可以直接办手续,把遗体运往殡仪馆,完全不用报警或去公共殓房,因此市民其实可选择在家离世。
      老人家想在家离世,家人做尽各样事情为圆他们的心愿,然而无论是要符合法例、改变屋居环境,让他们可以安舒地渡过最后一程,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生命何时终结无人能预计,如何才算好走?
      本集从两个家庭照顾临终亲人的经历,探讨于香港「在家离世」的可行性。

      04/03/2019
    • 客囚异乡

      客囚异乡

      重门深锁,守卫森严,菲律宾最大的监狱( New Bilibid Prison ),专门囚禁终身监禁的犯人,当中包括十八年前被指藏毒嘅港人邓龙威,案件上诉至今仍未有结果;另外,在监狱的分流中心,还有四名上年十二月被判藏毒的香港人,为争取他们能获释,多年来其亲人和家属不停两地奔走,没有放弃从法律程序寻求公义,过程就好比前行着一条无尽的苦路,当中又可有一线曙光? 卢荣辉是四名被捕渔民之一,他的姐姐卢树好在过去两年半,一共前往菲律宾二十二次,为弟弟找律师和证人证据,心力交瘁,最近又再去菲律宾探监和找律师覆检个案,弟弟最近的情况怎样呢?过程中又遇到什么困难,她的心情又如何? 二千年时,香港人邓龙威到菲律宾旅游散心,怎料亦被控贩毒罪成,重判终身监禁,期间更在狱中写下自己怨狱的经历,引起社会关注,邓龙威哥哥邓龙彪百感交集,没想到事件害了一个家庭,自己当年不相信弟弟,爸爸亦自杀,现在的终极上诉又会否有新希望?

      25/02/2019
    • 天上人间

      天上人间

      去年施政报告提出,改装整幢工厦成为过渡性房屋,一方面解决基层住屋困难,另一方面亦可以缓解长时间轮候公屋的问题。房委会去年公布,公屋一般申请者平均轮候时间,已经飙升到五年半,有二十七万人正轮候公屋,不少轮候册的市民,都在唐楼或工厦劏房容身,但过去七年,政府以消防风险为由,扫荡工厦劏房,令他们无处容身。政府施政报告提出,为工厦改为过渡性房屋开绿灯,是否能为基层巿民带来新出路?

      有工厦住户认为政策带来新希望,然而改建工厦并非新构思。早在2012年,政府曾经研究修改《城规条例》及《建筑物条例》容许部分工业大厦,改装成过渡性房屋。不过方案在一年后,被发展局否决,原因是《建筑物条例》对住宅采光和通风有要求,要确保住客健康和安全,所以大部分要改装的工厦,需大幅改动或拆卸楼宇楼面,费用相当昂贵,而放宽或修改条例可能会有损住户健康,认为方案不可行。事隔四年,政府重提研究工厦变过渡性房屋的方案,究竟是否可行?

      本集透过两个工厦天台家庭被逼迁的故事,探讨部分港人逼在眉睫的住屋问题。他们住在靠近天空的天台屋,却说着最贴地的无处容身的香港故事。

      编导:陈颖忻

      18/02/2019
    • 逼爆医院

      逼爆医院

      年复年,流感季节,公立医院逼爆情况,见怪不怪。今年冬季流感来得特别早,高峰期逼爆医院,情况严重,医护疲于奔命。多年来,人手不足、资源错配、人才流失等未解决。医疗制度千疮百孔,加上人口老化及与日倶增的人口,流感高峰期成为触发点,医护齐齐呐喊,上街抗议,开申诉大会。
      二十多年来,医护界重重复复向政府反映相同问题,政府提出的短、中、长期解决方案做了什么?
      医护为何心灰意冷仍锲而不舍提出意见?
      究竟政府的短、中、长期解决和业界的理解有何分别?
      前缐医护承受什么压力?
      退休医生,或离开医管局医生又何睇法?
      基层医疗是否长远解决方向?

      11/02/2019
    • 网站获奬:

    • 在新分页开启第五届传媒转型大奖
    • 在新分页开启2014优秀网站选举十大优秀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