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香港家书

简介

GIST

主持人:陈颢之

《香港家书》
星期六 09:00-09:20 a.m.

编导:陈颢之、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最新

LATEST
30/05/2020

香港大律师公会副主席叶巧琦——港区国安法或挑战香港法治

*标题由编辑所加

 老朋友:

 多年不见,生活可好?

 

「港区国安法」的具体条文还未公布,但是我身边的朋友只有两种反应:觉得忧虑和疑惑。疑惑的朋友,会对全国人大决定的文本提出一系列疑问:

 

首先,既然《基本法》第23条规定香港应该「自行立法」禁止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等行为,为何人大选择绕过第23条而引用第18条,直接为香港立法呢?又为何采取「在当地公布实施」这种非常手段而不是正常的本地立法程序呢?

 

另一个关注是,《基本法》附件三是关于在香港实施的「全国性法律」,可是「港区国安法」仅仅适用于香港这一地区又算不算是「全国性法律」呢?

 

还有本港法院的角色。本港法院可否根据《基本法》第158条的权力,对透过第18条和附件三公布在本港实施的全国性法律作出解释?如是,可能会违反第19条「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对国防、外交等国家行为无管辖权」这一规定。即使本港法院可对港区国安法进行解释,会否因人大常委不同意或不符其意愿而引致释法?「决定」第三条亦指行政、立法、司法机关「应当依据有关法律规定有效防范、制止和惩治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和活动」,这会否暗示司法机关要「配合」行政机关,亦是另一个疑问。

 

另外,「决定」第四条提出中央机关将「根据需要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机构」,那会是个什么机构、会否有执法权力呢?它会否受本地法律约束、有无可能违反《基本法》第22条呢?

 

有意见认为,外籍法官不应审理同国安法相关的案件。这令人大惑不解。法官判案,都是按照事实及法律,跟国藉无关。香港终审法院有15名非常任法官来自其他普通法管辖区,如果这些外藉法官不能审理国安法案件,会否对香港赖以成功的司法独立造成极大的破坏呢?

 

再者,《基本法》第39条保障《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在香港实施,但「决定」没有提及港区国安法将如何符合公约。例如公约第15条保障刑事罪行没有追溯力,但人大常委制定的国安法会否凌驾第15条,从而利用国安法秋后算帐呢?近日亦有人指出,即使是公约下的权利,亦受制于「国家安全」这一考虑。可是,我们不要忘记,终审法院在多宗案例说明,任何侵犯个人权利的措施必须符合「相称性」验证标准(proportionality test)—— 即该措施必须追求一个合法目的、必须和该目的有合理关连、不得超越为达到该目的所需的程度,而且最终该措施的社会利益与被侵犯的个人权利必须取得合理平衡。

 

老朋友,我一口气讲了太多疑问,其实还未点题,近日有朋友正考虑要移民,是因为大家都知道香港可能变天。港区国安法将急速通过,即使激烈的辩论一番后,最终人大还是可以利用「释法」这尚方宝剑。须知国内政治凌驾法律,法律只是配合行政的工具,而且众所周知,国内对「国家安全」的问题采取十分寛松及广泛的定义,可涉及经济、网络、甚至学校、学术团体、宗教等等。

 

我儿子及他最亲厚的人热衷时事及政治科学研究,我丈夫是一个专责刑事的律师,他常常义助有需要人士打官司。在现在香港的司法制度下,我挚爱的家人,还可以在相对低的风险下,争取人权自由,但我都会忧虑,在港区国安法通过后,我至爱的家人,特别是我丈夫,会不会像国内的维权律师王全璋律师一样,坐几年牢后,还要受监视,同家人分开,几经争取才可回家。我和丈夫有幸在健全法治制度下的香港成长,我们受法治同公平制度的保障,得以自由、自主发展,亦以这理念教导我们下一代。年青的一代原本相信这法治制度可以保障他们的人权自由,现在他们亲眼目睹港区国安法可能会无情地挑战他们曾十分尊重的法治,甚至怀疑能否继续保卫最基本的人权,更甚是可能要告别他们成长的家园,香港的下一代何去何从呢?

 

老朋友,我们很久没见面,听说你现在是移民顾问,下星期有空一聚吗?

 

Anita

2020年5月30日

30/05/2020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重温

CATCHUP
03 - 05
2020
香港电台第一台
X

香港大学教育学院荣休教授程介明——狂风暴雨中继续履行教师专业

主持人:陈颢之

*标题由编辑所加

 林校长:

 

很久没有见面了。相信正在忙于复课吧。

 

几个月的抗争,矛头逐渐明显地指向北京。一直发展到讲独立,践踏国旗。抗争的诉求,信息越来越模糊;抗争的行动,却似乎是无止境的破坏。

 

我一直担心,抗争者把香港与内地当成是敌对的双方,把没有发生的,当成已经发生;把可能发生的,当成是一定发生。结果在自己脑子里编织出一幅悲惨世界的图象。我在世界各地,包括内地,参与不少教育界的活动。教师很少会有政治上的担忧,都是相当放心地从事许多教育的改革与创新。

 

由此想到,不论有什么政治立法,香港的教师的专业空间,应该不会受到窒碍,反而应该不断扩大。从各国的抗疫,就可以看到,政治与专业,是两个不同的空间,之间会有张力。我们从事教育的,不容易完全理解政治空间里面的逻辑、文化与运作;从事政治的,一样会不理解我们教育专业空间里的逻辑、文化与运作。

 

不论什么政治立场的人,都容易把教育看成是一部机器,产品不对,年轻人出现问题,就一定是机器出了错。我们从事教育的,却很明白,年轻人的成长,他们的价值观的形成,有非常复杂的因素。不说别的,去年的社会风波,让我们明白了网上虚拟社会的威力。

 

我绝对不是要为教育卸责。相反,我们教育有极为重要的责任。香港停课,已经近四个月,到目前为止,是全球最长的。这段期间,虽然没有实体的课室,我们看到的是教学创新的大爆发。很多老师反映,学生其实更加主动了。

 

我们还看到老师之间、学校之间,毫无保留的互通信息、互相学习。

 

虽然不能面对面,我们看到的是师生之间的真情流露。不少老师,收到学生在网上的感谢、体恤与安慰。

 

有些老师说,在疫情之下,校内的同事,相处更加融洽了。我要特别向身兼家长的老师致敬。他们大概一天在做着两天的事,难以想像!

 

我说这些,不是「擦鞋」,而是衷心地向老师致敬。

 

复课是下一个挑战。复课,绝对不是「一切照旧」 那么简单。疫症期间,打开了不少新局面,许多创新的教学法、前所未有的学习材料、课程以外学习的机会、与学生交往的新途径,等等。如何延续?如何发扬?

 

总的来说,停课,让我们观察到学生主动的一面,让我们的教师的角色从「讲课」,转为学生学习的「设计师」。这种转变,难能可贵。复课以后,如何保持和发扬?

 

还有,停课期间,大家都怀念学校生活。有老师说,平常我们习以为常、理所当然的学校生活,原来是那么宝贵。是否可以重新作一点设计,让学校生活的优点,充分发挥?

 

复课是新的挑战,以香港老师的活力,完全可以创造一个新常态。这是我们教师的专业天职。

 

林校长,我想找时间向您请教:

社会剧变,那不是你我可以操纵掌握的,更大的冲击与挑战也许还在后面。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们如何在狂风暴雨之中,继续履行我们的天职?

一、我们还会受到来自各个方面非专业性的因素,不由分说地进入教育。如何让我们的老师不致卷入无关专业的漩涡?

二、正面来说,如何增强教师的专业自信心,如何在复杂的环境之下,能够凭着专业良心,专心和安心从事教育下一代的工作?

 

数月前我说过:疫症之下,我们与医务人员,都在为人类的生命而奋斗。医务人员,是挽救生命;教师,是给生命赋予意义。

祝您健康愉快!

程介明

2020年5月23日

香港电台第一台

23/05/2020 - 足本 Full (HKT 09:10 - 09:25)

  • 网站获奬:

  • 在新分页开启第五届传媒转型大奖
  • 在新分页开启2014优秀网站选举十大优秀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