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热门

    剧情

    STORY

    监制:李贤哲 编导∶陈健佳

    08/04/2019
    相片集
    相片集

    2014年12月,79日的占领运动完结。

    4年后,2018年11月,占中案件开审。审讯历时20日。占中三子陈健民被挑选为唯一上证人台作供的被告。他将压抑了四年的情绪一下子爆发出来,在庭上看到学生冲入公民广场的片段,如灯蛾扑火般,他顷刻为这群比成年人更勇敢的新一代流泪。

    六十岁的陈健民,在审讯前选择提早退休,卸下教授的身分。他在中大最后一堂课,将他毕生所相信的民主信念,留给中大师生、校友及公众。但他未言休,退休后第一个挑战是跑半马拉松。比赛前他的旧患风湿关节炎发作,心情忐忑,他笑言占中也未紧张至此。他曾经参加毅行者,在48小时完成100公里,但他对首次跑21公里未敢轻视,努力练习。他想向外界证明,自己未受审讯而击败,同时为民主路上的挚友打气。他相信,马拉松就像争取民主般,最终会到达终点,最重要是锻练意志及身体,与不公义的政权「斗长命」。

    案件将于2019年4月9日裁决。无论裁决如何,陈健民庆幸在证人台上再讲一次占中的民主理念,为这场雨伞运动作回顾与总结。至于定罪与否,他已从容面对。这种从容的态度,自29岁他分别写硕士及博士论文时,两度视膜网脱落,险些失明,他感悟活好当下,已经无憾。


    联络: hkcc@rthk.hk


    集数

    EPISODES
    • 再见老人村

      再见老人村

      因为新界东北发展计划影响,被誉为香港最美的「老人村」石仔岭面临清拆,近千名长者的退休生活,明年四月就要面临第一期清拆带来的冲击。温伯五年前已在立法会向官员争取无缝交接,政府承诺2023年会建好新安老院舍让所有长者一起搬,但转头又要先清拆部分院舍,影响160人。温伯语带不甘,说搬到哪儿都没问题,最重要是石仔岭「一家人」齐上齐落,可惜事与愿违。在石仔岭住了七年,看着朋友一个一个离去,令他更珍惜这人与人之间的美好。面对身边人事的改变,本来一个不变的安老之所是他安心之处,现在每天跟新相识室友种种田,说自己九十岁了,未来的发展或许与他无干,但仍为其他要面对搬迁的老人忧心。

      李婆婆和两名室友,性格虽然各有不同,但朝夕相处一番磨合之后,已成为好姊妹。明年院舍清拆,唯恐搬迁后不能再和室友一起,亦怕未能与一直照顾她的看护在一起。

      营办者许姑娘说,人老了适应力越来越差,好像屋外的大树,生了根就难再移植。老人家也许就像这些大树,心底期许不迁不拆,即使要离开,但求不变的是人情。

      15/07/2019
    • 这年初夏

      这年初夏

      反送中的议题把不少年轻人卷入了这场运动,少年十五廿时,他们在这场运动中,如何自处?如何为自己的未来拼搏?

      Zita/十五岁(中四)
      父母自小已向她灌输六四的历史、讨论时事。而这次反送中的运动,她也全身投入,包括制作短片呼吁年轻人上街,又参与罢课运动等等。
      自认是个「和理非」的人,行动时不会冒险向前冲,明白自己年少、清楚自己的定位。包围警总当天,她本选择留守煲底,后来因为担心在警总的同伴,与朋友五人走进示威人群,劝参与包围的同伴离开。
      在这场没大台的运动里,只靠telegram, whatsapp group, skype 通消息、协商行动,纵然有时会出乱子,但她相信每个香港人也有重要的角色,年轻人的声音也需要被听见。

      阿华/十五岁(中三)
      占领运动令他开始接触政治。六月九日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上街游行,这两星期,一放学即去煲底支持反送中活动。宅男的外表,隐藏着勇武的信念,然,到包围警总的一刻,他选择留守煲底,承认是有点担心走得太前。十五岁的夏天,他仿佛成长了不少。

      沛珊/十六岁(中五)
      教会的媒体小组是她的政治启蒙。因着参与国歌法的项目,她感到香港的未来要靠自己去守护。在北区成长的她,强烈感受到生活已逐步内地化,慨叹日常生活已被内地控制着,而修订逃犯条例更是从政治层面去削弱一国两制。她站出来反送中,为的守护她的未来,也是这个家的未来。

      阿夕/廿岁(大三)
      参与612事件,被警察用催泪弹驱赶而被困中信大厦,犹如死里逃生,自此对警察有负面情绪;其后有人因反送中而自

      08/07/2019
    • 「阳光」司法

      「阳光」司法

      四十年改革开放,中国法治可仍然是摸着石头过河。

      中国近年积极推动司法改革,法庭直播审讯,多单冤案获平反,在十九大提出「依法治国」的气氛下,让中国踏进「阳光司法」之路。

      但依法治国背后,不少官员却凌驾法律,有法不依。

      五十岁的刘忠林,三十年前公安为了破案,诬告他杀人罪坐左二十六年冤狱,是国内目前平反冤案中羁押最长的蒙冤者。帮人打冤案的律师李金星,多年来一直到处奔走,希望被蒙冤的人沈冤得雪,但律师牌照却被无理吊销。

      司法改革推行多年,为何人民仍感受不到真,正的公义?

      01/07/2019
    • 活在被消失的恐惧中

      活在被消失的恐惧中

      2012年内地容许NGO独立注册为民间非政府组织,但自习近平上台以来,形势大为扭转,尤其劳工NGO屡受打压。继2015年大抓捕后,过去几个月,多名深圳与广州的劳工NGO 工作者被捕,被失纵。当事人身在囹圄,他们的家人在外尝试营救,却苦无方法。这些家属的经历侧写了这群劳工 NGO 被打压的苦况,也谱写了公民社会在司法不健完的制度下的悲歌。

      大兔是女权运动者,展开「大兔跑一万公里迎小危自由」的计划,呼吁大家关注丈夫危志立被拘捕的情况。危志立是自媒体<新生代>的编辑,因为报导湖南尘肺病工人维权事件被监视居住,家属也不知他现身处何方,律师也见不到他。为了营救丈夫,大兔所有的内地社交平台都被封杀,唯有透过FACEBOOK 呼吁大家关注丈夫,不要被扣上「寻衅滋事」的罪名而被消失了。大兔本身是女权主义者,曾在2015年被拘押超过一个月,自此,女权运动被打压,不能再进行高调的街头行动,只可沦为键盘战士,写文章争取女权;可惜,也因为营救丈夫,她的女权工作也被逼停顿了,更被逼迁,慨叹无力面对现实的残酷。这几年的经历,令大兔深深感到恐惧,担心终有一天自己被消失,被灭声。

      肖红霞是2009《时代杂志》年度风云人物中国工人的代表之一,是她的工人人生最光荣的时刻,十年过去,她的前夫张治儒因为多年来协助工人维权被拘捕,罪名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至少会被判监三年。肖红霞欣赏张治儒全心为工人维权,化解劳资冲突,即使被旅游也不受动摇;然而,张治儒的理想也连累了家人,一年内被逼迁十多次,影响孩子的成长,可幸的是孩子反而以爸爸为傲。几年前,肖红霞离婚了,看到大环境对劳工NGO的打压,肖红霞停止了女工培训工作。为了照顾孩子,她未能再返回工厂工作,生活拮据,笑言但愿孩子不要步前夫后尘,平平淡淡过日子可了。

      编导:杨月芬

      24/06/2019
    • 让声音听得见

      让声音听得见

      《逃犯条例》的审议,如何成为政府管治的一大危机?铿锵集记录过去一星期的社会变化以及市民的心底话,希望让声音听得见。
      政府二月推出修订《逃犯条例》,社会上的反应不一,而在过去一星期,香港人更在沉默中爆发,在六月九日上街游行,市民穿起白衣,抗议香港政府修订逃犯条例,不过,政府在游行一小时后,发表声明宣布如期二读审议。六月十二日有市民罢工罢市,不少群众更到立法会示威,最终演变成警民冲突,下午警方发放了布袋弹、橡胶子弹、催泪弹等,更将事件定性为”暴动”,引起社会很大争议,至六月十五日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暂缓修订《逃犯条例》。
      民阵对政府「只缓不撤」表明不收货,十六日如期举行第四次反修例游行,成为史上最多香港市民参与的游行,政府新闻处晚上八时半发声明表示,特首承认因政府工作上不足,令香港社会出现很大的矛盾和纷争,令很多市民感到失望和痛心,为此向市民致歉。

      17/06/2019
    • 给我一个真相

      给我一个真相

      15岁就读中四的丽虹,2017年在联合医院接受治疗,被诊断患上罕有的急性横贯性脊髓炎,医生安排洗血治疗,插导管入静脉时,刺穿她锁骨颈下动脉,导致出血,血块流到右脑引致中风,左边身体瘫痪。院方事后委任第三方医生专家进行调查报告,指事件属于「非常罕见的并发症」,不属于人为疏忽。

      事隔两年,丽虹接受复康治疗,慢慢重新学说话、步行、进食。她努力重过新生活,而家人一直疑惑事故是否涉及人为疏忽。她的哥哥质疑插导管的医生程序不当,上网找医学文献,找其他专家评估。家人取得法律援助,为妹妹追讨复康所需的费用。

      另一边厢,祁先生的父亲于2016年因病入院,但护士错误拔喉令父亲去世。祁先生要求涉案的医护道歉,并为过错承担责任。他向医委会、护士管理局、医管局、申诉专员公署等多个部门申诉,仍找不到出路。纠缠三年,他觉得仍未能向父亲好好交待,难解心中郁结。

      面对治疗过程引申出的问题,病人身心受损,家属照顾过程艰巨;有些家属为痛失至亲而哀伤,他们还要带着未解的疑团,难以释怀。

      关注病人权益的社区组织协会干事彭鸿昌称,病人遇到医疗问题,未必理解复杂的医疗报告,也未必找到专家帮忙。面对高墙,市民要花力气始能找答案。

      10/06/2019
    • 《八九演义》第五回:忆

      《八九演义》第五回:忆

      1989年6月,中国政府对天安门的抗议学生和民众清场后,开始通缉参与者,其中包括21名学生领袖。
      通缉令一下,这21名年轻人有的被捕、审判,甚至沦为阶下囚,有的则在颠簸中走向自由的国度。30年过去,相中人已年届半百,人面全非、际遇各异,至今有仍有七人留在中国,其余都身处海外。《铿锵集》记者拿着当年的通缉令,走访内地、台湾以及美国,遍寻相中人,细听他们如何守护这段记忆。

      03/06/2019
    • 《八九演义》第四回:忘

      《八九演义》第四回:忘

      在互联网未普及的三十年前,香港人以登报形式,表态支持北京八九学运。一些现在难以想像的名字,也曾出现在这些广告里,包括左派机构的员工,标榜中立的公务员等,都曾经高调谴责当权者。支联会把当年广告结集成书,香港大小企业,名人、老百姓,在这个独特的历史纪录中留名。《铿锵集》重访部份当年卖过广告的香港人。三十年时间,冲淡了多少记忆?

      27/05/2019
    • 《八九演义》第三回:寻

      《八九演义》第三回:寻

      「三十年过去,六四死难者亲属过得如何?」天安门母亲发言人尤维洁每天在问,她有一个心愿,便是寻找住在外地遇难者亲属,和他们见面问问近况,也让他们抒发一直压抑在心里三十年对亲人的思念。

      沿着路轨,她拿着一张被遗忘的六四死难者名单,穿州过省,寻访各地难属,看到的是一个个垂垂老矣的丧子父母。她只望用镜头拍下一家又一家的家庭照,记录曾经在这家庭里的一位成员,同样在1989年6月4日离开了这个家。

      本集将会跟随她利用罅隙中穿墙的短波,记录这片曾经染红的中国土地,诉说一个被历史遗忘的家属,埋藏心底未能启齿最伤痛的回忆。三十年过去,遇难者家属们在高墙下,遗忘了什么,记得的又是什么?

      编导:陈颖忻

      20/05/2019
    • 欢迎来到香槟大厦

      欢迎来到香槟大厦

      一想起尖沙咀香槟大厦,你会想到什么?
      相机店东主会想起1960年代的老镜头;保安员会色情场所五光十色的灯饰,杂货店接班人会想起店内的楼梯,小业主会想起强拍条例的文件。
      尖沙咀香槟大厦于1957年入伙,在香港九龙尖沙咀金巴利道与加拿分道交界,曾是尖沙咀区的最高级商住楼宇,亦是名建筑师的作品,也是首批分层出售,有大厦公契,并设分期付款的物业。然而,随着时代发展的巨轮,当年名表相机店林立的商厦,近年变成世界知名的香港「红灯区」。

      香槟大厦于去年落成60年之时,住宅单位急速空置,有地产商已成功收购大厦超过九成业权,至今只余十个商住单位未被收购,业主们随时面对被强制拍卖的风险。本集透过业主们诉说,他们对香槟大厦的怀缅,以致「一楼一凤」的生意住客的影响,到最后现在面对地产商收购而踏上茫茫前路的故事。


      编导:陈颖忻

      13/05/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