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寻

载入中 ...

钢管上的舞士

2016-09-09
当提及钢管舞时,或许会有人联想到灯红酒绿的夜总会、性感火辣的脱衣舞娘,甚至有人会认为钢管舞只是卖弄色情、难登大雅之堂的杂技。事实上,要在一根钢管上搔首弄姿殊不简单。舞者不但需要有足够的肌力支撑身体动作,也要有柔软的筋骨才可以摆出婀娜的姿势。

25岁的钢管舞导师Narlton喜欢把体操元素加入钢管舞蹈中,挑战肌肉力量与躯干柔韧度的极限。Narlton在今年一月开设了自己的舞室,并开始把钢管舞当作运动推广。近年在国际舞坛上,不但有愈来愈来多声音表示要争取把钢管舞定为奥运项目,钢管舞的国际赛事也变得愈来愈有规模。Narlton指出,赛事评分具既定标准,与奥运体操项目相似。今年四月,他到日本参加国际赛不但获得奬项,更发现其他得奖者都是国家代表队员,只有他以个人名义参赛,而大会人员对他没有港队队服也感到诧异。这件事令他印象深刻,亦驱使他下定决心推广钢管舞,期望终有一天会出现香港的钢管舞代表队。

22岁的Leon认为钢管舞是一门表演艺术,不应该只限于女性。他指自己喜欢突破传统,明知一般人对男性跳钢管舞都会投以奇异眼光,甚至会对此反感。不过,他就是要挑战大家的comfort zone,想透过自己的舞步让人反思,使大家明白其实不应该对两性抱有先入为主的观念。然而,在香港这个较为保守的城市,钢管舞的市场仍然狭窄,因此Leon演出机会少之又少。Leon的目标是冲出香港,并获邀到世界各地教授钢管舞,但要达成目标,他首先要闯出名堂。因此,他在今年六月毅然到澳洲悉尼参加Mr Pole Dance国际大赛,与来自世界各地的顶尖舞者一较高下,争一席之位。

既然钢管舞是一种表演艺术,又是一项运动,为何不能多加推广呢?在香港长大的澳洲籍钢管舞导师Symone,几年前便开始教授小朋友钢管体操。她年纪最少的学生只有七岁,而充满活力的同学们每次上课就像小猴子一样,在钢管上不亦乐乎。Symone指出,现时随她学习的学生以外籍小朋友为主。她希望本地家长会逐渐接受钢管舞,作为一种孩子课余时的兴趣活动。

舞动全身

舞蹈是百分百的原创作品,通过身体与音乐的高度结合,传递出音乐想表达的讯息;出色的编舞师甚至能把肢体语言与音乐融为一体,表达出对现实处境和社会的关注。

Urban dance吸引了世界各地不同青年人争相模仿学习,对美国主流文化和当地年轻人产生巨大威力,但当它传到其他国家之后,又掺进了当地的独特文化和历史背景,形成各种奇特的文化现象。

在香港,几位年轻跳舞导师正受着这股狂潮的影响。大伦(吴汉伦)、Wing(刘咏谊)及阿麟(周启麟)三人都是好友,一同参加过2015年在成都举办的第一届「Arena」全国齐舞大赛,铩羽而归。虽然如此,他们没有气馁,更扬言要重新出战,藉比赛走向国际。他们在2016年的目标,就是合力编排一出独特的舞蹈作品,带着在香港新组成的一支舞队,再次踏上成都全国齐舞大赛「Arena」的舞台。

三人的性格和喜好各异,但目标一致,让我们看到少数香港人拥有的热情和坚持,同时亦感受到舞蹈为他们所带来的影响。尽管香港是一个文化沙漠,而且在很多人眼中,追寻梦想更是不切实际的事,他们依然怀有希望,期待凭实力获外界认同。汲取去年Arena败赛的教训,他们三人希望更好地装备自己出战。

为更好地备战,三人在比赛前远赴美国、日本和韩国,与当地舞者交流,吸收各方舞技长处之后,编排一出作品参赛。对这三位舞者来说,这次旅程不但是向外寻找舞蹈真义,而且也是一次寻找自我的历程。

且让我们以五集的时间见证他们三人如何逐步踏上全国舞台。
回页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