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20210102】香港社区组织协会副主任 施丽珊
2021-01-02

香港社区组织协会副主任施丽珊——望政府设失业援助金解基层燃眉之急

标题由编辑所加

Vivian,

葡萄牙疫情如何?你上次说那边经济很差,外出晚餐只有一围枱,香港这边也不太好,每星期都有店铺停业倒闭。每次政府宣布各项新防疫限制,我服务的居民随即收到老板电话说要停工,经历去年一波接一波的疫情,基层劳工面对不断停工、放无薪假、裁员、无工开,大多已去到山穷水尽的境况。

我平日探访笼屋劏房,很多人要上班不在家,现时大部份在家。笼屋八成多的住户都失业,大家都愁眉苦脸,一开门,一屋十多人,一张张热切盼望的脸孔,以往表示有工作不需要帮助的,现时都开工不足或已被裁员。他们都会凑过来问:「有超级市场劵吗?有饭票吗?」 那怕只是几张的饭票,他们都很高兴,似乎生活困苦比疫症更加可怕。笼屋居民多以男士为主,妇女是少数,明姐,46岁,做了饮食业多年,她说她从来不靠政府,自己勤力工作,之前租房间,现时收入大减,迫不得己搬来床位,以减省住屋开支。她说她还年青,不想申请综援,问有无基金可以帮她短暂渡过难关。她无助、无奈的眼神实在令我难过。

有孩子的家庭还要为子女在家网上学习、无电脑及上网不够流量等问题而烦恼。最苦的是妈妈,因要在家照顾子女而不能上班,既减少收入,又要千方百计四出申请免费口罩、食物、学习用品,以求省下钱交租及水电费;很多妈妈都说就快崩溃了,实在撑不下去!

香港贫富悬殊问题原本已严重,疫症更令基层陷入绝境,有些本来不属基层的,也跌入基层。今年我们多服务了数千宗新个案,当中以往工作及生活都颇好,有好几位更说: 「我从来无想过要找你,以前看电视看到你,以为你同我无关,想不到有这样的一日,要找你帮忙!」

扶贫委员会日前公布最新的贫穷报告,2019年本港贫穷人口多达149.1万人,贫穷率高达21.4%。以恒常现金计算政策介入后,仍有过百万名穷人,贫穷人口和贫穷率均创近十年新高,情况严峻,就算加上一次过资助及福利援助,仍有64万人身陷贫穷困境。以往政府将发展经济奉为圭臬,认为市民只要有工作,可靠自力脱贫;但近十多年来经济持续增长,贫穷人口却不跌反升。基层收入赶不上物价增幅,说明劳工无力透过就业脱贫。打工仔看不到未来,由盼望变为无望。人最怕没有希望,这亦教我最为难过。

2019年因反修例而引起的社会冲突,长达半年,加上中美贸易战,已有不少基层市民生计受影响,但当时政府未有及时推出支援措施,可以预期2019年贫穷人数势必增加,结果不幸言中。在职家庭首当其冲,贫穷报告显示,政策介入前非综援在职住户方面的贫穷人口,亦由62万急升至66万。家庭少了人工作或收入减少,父母贫穷,连带儿童贫穷问题恶化,贫穷儿童人口亦上升至25.3万人,每四名儿童中便有一名活在贫穷困境,极待政府援手。2020年疫症影响全球,相信贫穷人数势必再创新高,政府必须尽快订立灭贫目标及策略,加大力度支援贫困人士。

面对新的形势下,当局需要有两手准备。短期方面,面对外围及本地各种突发事件,本地就业环境势必受到打击,当局必须随机应变,灵活推出紧急支援以解燃眉之急。由于疫症在短时间内难以全面解决,本地经济活动复苏需时,为协助失业人士,当局应在综援制度以外,设立非供款式的失业援助金,失业援助金的津贴额为每月正常收入的80%,并以16,000元为上限,最多可申领六个月津贴。

在长远政策方面,现有政策亦有不少需要改善之处,包括降低申领在职家庭津贴的工时要求,甚或豁免工时,并将儿童津贴应与工时脱鈎。现时中学或以下学历的劳工多近190万人,占总就业人口逾五成(53.2%),不利经济发展。除了加强人力资源培训,政府更要以新思维应对处理贫穷问题,一方面要积极发展多元经济,避免产业单一化,促进就业及增加劳工收入;同时要订立完善财富再分配机制,不能再放任经济自由发展。类似情况在经济已达高度发展的北欧国家早已出现,当地亦推行相应财富再分配政策。由于香港亦已踏入高度经济发展阶段,社会恐怕应须展开进一步讨论,包括推行负征税(负入息税)和提高税阶等等。

新的一年,新的盼望。希望政府能体会贫苦大众的困境,适时推出相应的扶贫政策,让大家看到未来,早日脱贫。

衷心希望新一年疫症过去,人人平安健康!祝你一家健康平安快乐!盼望你回港一聚!

 

丽珊上

二零二一年一月二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