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20210102】香港水务安全学会会长 陈汉辉
2021-01-23

*标题由编辑所加

家浚:

你去了美国深造不经不觉己有半年,从霍普金斯大学的统计数字显示,美国的感染数字每日平均都新增二三十万宗,你应倍加小心防疫啊!

反观香港,疫情相对温和,但不断反覆。从你离开时每天少于十宗确诊,到第三、第四波疫情时每天可高达过百宗确诊。而近几个月频频出现怀疑大厦的排水系统引发的感染过案,令人非常担心,受影响的楼宇内的居民,更是人心惶惶。电视见到早期有居民星夜撤出受影响的大厦,到亲友地方暂住,情况混乱及狼狈,而近日政府有鉴于病毒可能因此扩散,更修例限制居民撤出及外人进入,并强制要求住客及逗留在该大厦超过两小时的人士送往检疫。

去年七月,有几位资深工程师,看见排水系统问题的严重性,邀请我一起成立香港水务安全学会,并担当会长,希望招揽在水务范畴的专业人士集思广益、共谋对策,协助解决这些排水系统问题。

你在香港长大,深明香港的居住环境狭窄而衍生很多当初不能预见的问题。2003年SARS时,淘大花园有住客在浴室开抽气扇,却没想到地台和企缸的去水口只通过一U型聚水器接连到排水渠,而香港大部份的排水系统是采用单管式,即粪便和其他污水共用一条水渠。亦没想到这聚水器的水封要经常添水,若一旦乾涸,同一条排水渠会因某一楼层有人受感染,其粪便排出的病毒,会有可能令整条排水渠充积病毒。而浴室的抽气扇,正好令关闭的浴室出现负压,病毒便可能抽入浴室内,感染室内人士。曾有讨论建议将单管的排水系统改成双管式,即将粪渠和污水渠分开,减低交叉污染的风险,但因为某些所谓成本效益原因搁置。SARS在三个月内不知不觉地消失,市民好像都忘记了SARS的教训。

这几个月所带出的问题可以归纳成五点:1) 楼宇日久失修,缺乏定期维修保养。排水系统的喉管老化,特别是喉管多采用聚乙烯物料,在紫外光的长期照射下加速老化,不时出现渗水漏气情况,从排水渠接驳口的水痕或接驳口长出青苔就可见一斑。2) 居民不当改动喉管。例如更换坐厠后,没有按屋宇署规定接驳好反虹吸管,或乾脆拆掉反虹吸管,没想到反虹吸管是要平衡冲厕时会对处于低层住客造成瞬间气压改变,很可能使低层住客的水封失效。亦有居民改动坐厠的位置,令坐厠的去水管不按原先的管道妥善接入粪渠,令致接驳到排水喉的地方容易出现裂缝。3) 通气管在屋顶没有适当放置。当出现扰流效应时,便有可能将病毒带入高层的室内。4) 香港大部份楼宇的设计,都将浴室和厨房的废热气排到一处半开放式天井,造成烟囱效应。将热废气往上升,即任何上层房间,包括浴室和厨房的窗户通往该天井,当开窗后便有可能吸入这些废气,包括潜藏的病毒。5) 劏房业主往往在非常狭窄的环境下加建厕所,并改动去水渠管,由于喉管长度所限,排水支管没有适当的斜度,容易造成淤塞及喉管爆裂,更有拆掉反虹吸管。另外,环境卫生极其恶劣,缺乏定期清洁,梯间和走廊缺乏通风,病毒一旦出现便难于消散。

政府现正努力于入境防疫、加强检测、追踪本地源头患者、强制检测、加强教育宣传等等,但面对无日无之的排水系统问题,似乎缺乏良策。毕竟,排水系统的安全隐患不是今天才出现,只是没有今次的疫情,便没有人关心理会,SARS 就是一个好例子。

我认为,从短、中、长线方面,政府应连同大厦业主立案法团、小业主及个别住户同心合力,消除这些隐患。我会建议设立类似持牌水喉匠的制度,要求所有排水系统的维修保养工作必须由合资格工人进行。另外要严格执行排水系统修葺令,对大型违规业主进行检控。 第三,以先自愿后强制方式,要求楼龄超过十年的大厦每五年由合资人士检查及维修保养排水系统,即类似强制检查铝窗的做法。再者,考虑新建楼宇采用双管排水系统,既可将污水循环再用,又可减低交叉污染风险,政府现时在安达臣道的公型房屋便是采用双管系统,证实是可行的。第五,设置自愿参与建筑物排水系统安全计划,即类似建筑物水安全计划的做法。最后,检讨建筑物条例,包括半开放天井的濶度、排水系统的大小和维修空间等。当然也要管制劏房的使用,包括走廊和梯间的通风。

 

我今次写到这里,祝你早日深造归来  !                                                                                                                   

 

爸爸

2021年1月23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受。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