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书@20201031】中大航空政策研究中心政策研究主任 袁志乐
2020-10-31

亲爱的国泰及港龙员工,

最近在电视上看到有关国泰裁员及港龙停办的消息,看见你们对公司浓浓的感情,对前路的迷惘。在此,首先感谢你们为我无数的旅程带来美好的回忆。

香港人算得上是世界上最喜欢旅游的人。每年都会费尽心思安排年假于公众假期前后,自制长假期出外旅游。乘搭飞机自然成为旅途中一个重要的体验。作为本地的航空公司,国泰及港龙亦成为许多香港人的共同回忆。八、九十年代,出外旅游不及现在普遍,单是乘搭飞机已经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出发前一晚已经在期待飞机餐有什么选择、飞机上播放的电影是否你想看的。而国泰及港龙往往是香港人当时出行的首选——亲切有礼的地勤及空服人员、令人期待的飞机餐、种类丰富的港产片,都为香港人的旅途揭开美好的第一页,回程的时候亦都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然而在最近十多年,无论是媒体报导或是朋友之间,也会听到很多对国泰的批评,认为其大不如前、服务水平下降、不及其他竞争对手等。其中,公司本身当然有很多可以改善的地方。但是,我们亦不能忽略全球航空业经营环境的改变。由于航空业对经济带来庞大效益,各地政府纷纷推出大量政策支持本地航空业,包括对特定航班及航线的补贴、燃油优惠,以至由政府直接营运航空公司,这些都可能令香港的航空公司面临竞争劣势。

另一方面,全球的航空业愈趋开放,各地政府推动开放天空政策,与不同地区签订双方以至多方航空协议。虽然旅客因此有更多选择,但亦令香港的航空公司面对更大的竞争。例如,以往东南亚的旅客前往中国内地,由于没有直航航线,他们往往需要先飞到香港,再转飞中国内地。然而,随着中国内地与东盟各国政府签订航空协议,两地城市已经有大量直航航班,香港不再是唯一选择,香港的航空公司面对的竞争亦变得更加激烈。

同时,廉价航空的出现亦对传统航空公司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廉航改变了很多旅客对飞行的印象,以往飞行就像乘坐邮轮般,乘客享受其高质素的服务。而现在,对很多人来说,乘搭飞机就像乘搭巴士一般,不过是一种交通工具而已。面对廉航的挑战,有些传统航空公司以不变应万变,有些则成立新的廉航子公司,而有些则削减成本及服务,与廉航直接竞争。

一场世纪疫情,令到全球经济近于停顿,不同行业都因而受到影响。其中,航空业可以説是已经进入冰河时期。航空公司的成本结构中,大部分都是固定成本,例如飞机本身,所以可以节流的空间不大,唯有大量的客货流量,才可以令航空公司维持营运。但是,随着疫情恶化,各地采取封关措施,国际旅客的数目跌至接近零。最近网上流传的一张照片,是香港机场停泊满不同航空公司的飞机,这种情况是从来没有过的。

虽然香港各航空公司,自年初已经采取不同的开源节流方案,例如延迟飞机付运、推出无薪假、以至减薪裁员,但是在疫情退去,疫苗诞生,旅客量回复之前,现有的措施可能都是杯水车薪。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预计,全球航空业在2020年下半年将流失接近6000亿港元现金,而全球航空公司平均仅余8.5个月资金,客运量预计要到2024年方可恢复。虽然各地政府都推出不同措施拯救本地航空业,但大都是救急方案,旨在帮助航空业撑过这场世纪疫情。

在疫情下,全球航空业陷于停顿,航空公司都在生死边缘争扎,各地政府亦忙于救亡。但这亦应促使香港整体重新思考本地航空业的未来。虽然香港作为国际航空枢纽的定位是普遍的共识,但是政府的政策如何配合及推动更值得思考。而业界如何利用科技,例如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科技,以提高营运效率,节省成本,为旅客提供更好的飞行体验,应对新常态,与多变及充满挑战的经营环境,亦同样重要。最后, 祝未来一切顺利。

 

               Andrew

2020年 10月31日

【声音完全版】


【香港家书】

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点至九点二十分

主持:陈颢之、张凤萍
编导:陈颢之、张凤萍
监制:林嘉瑜

学者、议员、官员及社会人士透过书信形式,分析社会现象,细诉个人感

专题分类:专题文章
发表评论

最新专题